【名家專欄】范觀瀾·佛緣|寒山性空的因緣

  蘇州寒山寺古稱楓橋寺。唐代張繼《楓橋夜泊》詩的傳誦及古代名僧寒山、拾得兩位法師的傳奇故事,使姑蘇城外的寒山寺文化積澱尤其深厚。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的千古絕唱,不僅在中國,而且在亞洲其他國家廣為傳誦。日本甚至將此詩收入小學生教科書中,寺因詩發,詩因寺顯,寒山寺也因之成為國際知名的古剎。

  今日的寒山寺殿堂寬敞,佛像莊嚴,既有漢傳佛教傳統寺院的格局,又有江南園林古樸典雅的特色。尤其是重建了已毀六百多年的普明寶塔,建造了堪稱世界之最的名碑、大鐘。為蘇州古城增添了一道亮麗的人文景觀。每年除夕的“寒山鐘聲”吸引了無數的中外賓客,也成為寒山寺一個新的人文景觀。

\

  (注:性空長老法像。)

  寒山寺如今的復興,卻是與一位我們泰州籍高僧性空長老連在一起的。

  性空,俗名楊葆青,1922年生於泰州,1936年投本邑蔣垛觀音庵,禮靜庵、東初為師。1941年在無錫南禪寺受具足戒,同年秋負笈于鎮江焦山佛學院,受教於仁山、守培、芝峰、智光、雪煩等名師打下了紮實根底。

\

  (注:性空長老與成一長老在一起。)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始,性空長老赴蘇州。先在西園寺任僧值,1964年開始任寒山寺監院。文革中下放,1978年再返寒山寺致力於修復工作,1984年升座。經過多年的努力,古剎寒山寺舊貌換新顏。2003年8月,性空長老榮任法主和尚。現任中國佛教協會諮議委員、江蘇省佛教協會名譽會長等職。

\

  (注:2004年,性空長老參加法會。)

  我與寒山寺性空長老之間的佛緣也已是好多年了。早年去蘇州,寒山寺都作為必去的景點。而去那裏都必須拜望性空老的。後來由於 工作的因緣,常常陪同海外客人特別是台灣的佛教團隊去那裏,每次都受到長老的熱情接待。

\

  (注:作者與性空長老合影。)

  2002年,曾當過我老師的周維戇先生在我供職的那所醫院體檢,意外地診斷為血液病。需要去蘇大附院進行骨髓移植。在選擇誰參加配對時,維戇先生的哥哥、姐組、兩個妹妹和他的兒子,都顯得是那麼的積極,真讓人為之動容。後來集體齊赴蘇州,並希望那天要去寒山寺吃一餐素齋。事前我向性空長老報告了這一資訊,老人家親自接待了周氏一大家族,並説了諸多勉勵的話語。好多年後,維戇先生總是提起此事,説老和尚的話語讓他多活了幾年啊。

\

  (注:2004年性空長老為作者題寫書名。)

  性空長老又是一位書畫大家,他以詩、書、畫三絕而聞名於海內外。其畫清新自然,淡雅逸緻,以蘭竹見長。其書法筆力渾厚,活潑流動,尤擅行草,所書張繼詩《楓橋夜泊》是其代表作。頗有以禪意滌人神骨之妙,可謂“書中有禪,禪中有意”。他還酷好作詩,並説:“我作詩是一種愛好,心裏激動,就想吟詩表達。”老人家對我非常關愛。2004年得知我又要出版一本新書,儘管已封筆多年,但破例為我的拙作命名並親筆題字《尋蹤名僧搖籃》,如今他老人家的題字已鐫刻在江淮名剎泰州光孝寺天王殿前的廣場的牌舫上。

\

  (注:2005年,泰州電視人拍攝泰州籍名僧,在寒山寺採訪性空長老。)

  性空長老與台灣成一長老由於法脈的關係,兩位老人家走得很近。我也多次陪同成公長老去寒山寺去拜望他老人家。兩位老人總是交談甚歡。除敍舊外,總要討論教育培養人的問題,性老介紹瞭如何把自己秋字輩的弟子推上第一線,秋爽任寒山寺方丈,秋林任張家港永慶寺方丈,秋風任崑山華藏寺方丈等,並説他們幹得都很好啊。

\

  (注:2006年性空長老為作者出版的《成一法師傳》題序。)

  2006年3月,老人家得知我為成一法師撰寫傳記。他積極地支持我。雖然當時已85歲高齡,但還堅持為我寫了序文。在序文中老人家高度評價了我所寫的《成一法師傳》,認為“這部傳記確以翔實的史料,紀實的手法,樸實的文字記述了成一法師超凡而輝煌的業績。著作問世,無疑是海內外佛教文化界的一件盛事,為仰慕成公的四眾弟子和廣大讀者送上的一份文化大餐。”

責任編輯:馮昊 馮昊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