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成性的人 親手培植了妄想也埋葬了夢想

\

  在《西藏生死書》裏面,索甲仁波切從“動的惰性”這個角度引用了一個古老的西藏故事,這個故事叫作“賽月童子的父親”。

  有一個非常貧窮的人,在拼死拼活工作之後,好不容易存了一袋穀物,他非常得意,拿回家以後用繩子把裝滿穀物的口袋懸吊在屋樑上,以防老鼠和盜賊,當天晚上他就睡在袋子下守護。躺下之後,他的心就開始沸騰了起來:我把這袋穀物賣掉就可以賺一筆錢,然後再買更多的穀物去賣,不久就可以發財並討一個漂亮的老婆,之後就會有兒子。給兒子起什麼名字好呢?他通過空空四壁上的一個小窗子看到月亮,接着盡情地浮想聯翩:

  “多美的月亮啊!多麼吉祥的徵兆!我要叫他‘賽月’……”

  當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隻老鼠正在啃那條吊穀物的繩子,就在他剛説出“賽月”這兩個字的時候,繩子被咬斷,袋子掉下來當場砸死了他。“賽月童子”還沒有出生,這個可憐的農夫便一命嗚呼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夢想雖然可以成為現實,亦可毀滅現狀。

  如果只是躺在那裏胡思亂想,就像老北京諷刺只耍嘴皮的歇後語“天橋的把式——光説不練”一樣,美好的規劃遲遲不付諸行動也就不可能成為現實,頂多得到個“賽月”的虛名而已。從佛教的“無常”觀來講,生命在呼吸之間,此刻你活得好好的,但下一刻是否還有呼吸,那就不一定了,就如同這個“賽月童子的父親”。

  記得有一位上師,他滿心慈悲智慧,以嚴厲教學而著稱。他説過許多充滿智慧的教言,對我觸動最深的便是這句:“不要找藉口,也不要拖延,這些都是修行的大忌!”

  那時,我還是個玩心略重的少年。上師的話無疑是當頭痛擊,讓我從此對修行有了新的認識。在發願之後,我便按照次第精進修行。但是想來世上的人們,大多在做事情時都很難改掉拖延的毛病吧。

  有個同齡的朋友對我説,自己很想去學寫作,以後當個編劇,但最近又太忙,覺得沒什麼時間和精力,這讓他很着急。“仁波切,你可以加持我一下嗎?讓我不用費力就寫出好作品來。”這樣的“願望”,其實在我聽來非常可笑。

  諸如“抽不出時間”“工作太忙,沒時間學習”等,無非都是拖延的藉口而已。如果你真心有了奮鬥的目標,你真心要做喜歡的事情,怎麼會抽不出時間?又怎麼會因為工作忙碌而不想去做?

  拖延完全是行為慣性使然。你不妨仔細感受一下,當你心裏想着 “明天還有時間”的時候,是不是渾身上下都缺少一種動力?而當你在內心不斷催促自己 “必須要馬上完成”時,是不是覺得整個人都開始變得專注起來?你必須擺脱 “動的惰性”,從享受慵懶的狀態中跳脱出來。這需要一種強大的意志力,因此説,意志力薄弱的人往往也是最愛拖延的。

  世間眾生,都有自己的夢想。夢想無有大小高低之分,只看你能否在擁抱夢想的路上踏實地付出。夢想是我們奮鬥的方向,是我們有限的人生得以無限充實的力量。但是,如果我們一再找藉口拖延,那麼我們失去的便不只是成就夢想的時機,更是自己心中曾經充溢的萬丈豪情。

  拖延帶來的後果,也不僅僅是毀滅曾經的美好夢想,更嚴重的是,它會摧毀我們創造生活的勇氣,使我們失去奮鬥的動力。雖説這世上的眾生因緣各有不同,天賦種種差異,可在追求夢想這件事兒上,大家都是平等的,只有拖延成性的人,才會最終失去追求夢想的資格。(文/阿色益西降錯仁波切)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