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禪水向川流 湖北佛協四川參訪瑣記

 

\
大慈寺前合影(攝影:龔祥霖)

 

  文/心慧

  引子:

  恭禮本師釋迦佛,一脈相傳流到今。

  願取真經歸荊楚,天府佛國謝高僧。

  西行,西行,那天府佛國,有你來我往的法誼深情。

  東歸,東歸,那法流水接,有禪啟黃梅的守本真心。

  六月,我們隨師赴川參訪,一路深深體味:川之與鄂,原本法流水接啊……本師與我等,原本平懷不二呀……

  舉,僧問洞山:“如何是佛?”

  山雲:“麻三斤。”

  過去的人,過去的事,過去的評唱,在心頭縈繞了再縈繞。

  法流水接,六祖袈裟傳智詵

  在玄奘大師曾受戒學律的“震旦第一叢林”成都大慈寺,方丈大恩法師熱情接待了湖北省佛協一行,笑語藹然,談到湖北和四川的法誼,説起一段歷史。

  達摩袈裟,大家都知道傳至六祖慧能,本不再傳,後來袈裟到哪裏去了呢?

  傳給了智詵法師。

  智詵法師何許人也?

  唐代著名高僧,武則天禮請的國師,而他,是湖北黃梅五祖寺弘忍大師的弟子。

  智詵少年在四川求學,出家後最初是跟着著名的唐僧——玄奘法師學經論的,後來到黃梅馮茂山拜弘忍為師。他跟着弘忍學習禪法二十餘年,後住四川資州德純寺。武則天曾請其赴京內道場供養。離開時,武則天將從惠能那裏請來的達摩傳信袈裟賜給了智詵。

  聽聞這一段歷史,五祖寺方丈正慈法師笑了:“這一説又有續集了,又傳四川來了。”

  達摩袈裟,經過智詵又傳到哪裏呢?智詵於德純寺,首尾將近30年,化導眾生。長安二年(702)六月,命處寂扶侍,遂付傳信袈裟,説:“此衣是達摩祖師所傳袈裟,則天賜吾。吾今付汝,善自保受。”同年七月六日夜示寂,俗壽94歲。

  智詵嗣法弟子處寂傳法益州(今四川)淨眾寺無相,大弘其教。

  智詵與五祖弘忍,有二十餘年的緣分。那個時代的人都很沉潛得住吧,智詵學習禪法,二十餘年未離弘忍身邊。弘忍説:“汝兼有文化性。”上元二年(675),弘忍臨終前對弟子玄賾説:“我一生教人無數,後傳吾道者,止有十耳。今後汝各為一方之師。”智詵就是其十大弟子之一。

  萬歲通天二年(697),武則天曾請智詵赴京內道場供養。當時發生了這麼一個很有意思的故事。

  智詵曾經生病思念家鄉,想回故里,但由於關山遠阻,悶悶不樂。他的心思被武則天請來的印度三藏婆羅門知道了(婆羅門有他心通)。

  婆羅門對智詵説:“彼與此何殊,禪師何得思鄉?”

  智詵答説:“三藏何以知之?”

  三藏説:“禪師但試舉意看,無有不知者。”

  智詵説:“看去也。”於是他想着穿俗人衣裳在市場門口望張望。

  三藏説:“大德僧人,何得著俗衣,市中而看?”

  智詵又説:“好,看去也。”他想着身往禪定寺,在佛塔上站立。

  三藏又云:“僧人何得登高而立?”

  智詵雲:“好好,更看去也。”即立刻入定,無念無心。

  這時三藏婆羅門法師什麼也看不見了,惶惶不已,頓生敬仰之情,一下跪在智詵腳下説:“不知唐國有大佛法。”

  武則天見三藏歸依智詵,問他“和尚有欲否?”智詵怕武則天不放他回鄉,順着武則天的意思,答雲:“有欲。”武則天又説:“何得有欲?”智詵説:“生則有欲,不生則無慾。”武則天言下大悟,並對智詵倍加敬重。智詵因病上奏請求回德純寺,武則天敕賜新翻《華嚴經》、彌勒繡像及幡花等,並將從惠能那裏請來的達摩傳信袈裟亦賜給智詵。

  這是一段五祖弟子得到六祖達摩袈裟的因緣。

  袈裟傳給誰,其實不重要吧,“生則有欲,不生則無慾”的偈語,會得否?

  此是袈裟關要處。

  法脈中興,身歸昭覺憶克勤

  在素有“第一禪林”之稱的昭覺寺,考察團一行虔誠拜謁了圓悟禪師墓和清定上師舍利塔。

  昭覺寺位於成都市北郊,始建於唐代貞觀年間(公元627-649),初名“建元寺”。唐皇僖宗取“以其昭昭使人昭,以其先覺覺後覺”之意,賜名昭覺寺,為中國禪宗祖庭之意。寺院座北向南,氣勢宏偉,是典型的十方叢林格局,同時也是漢地為數不多的顯密合修道場。

  昭覺寺歷代高僧輩出,著名的宋代高僧圓悟克勤和現代的清定上師,都與湖北佛教有甚深淵源。圓悟克勤是彭州(今四川省彭縣)人,曾隨湖北黃梅五祖寺方丈、“天下第一等宗師”法演禪師學法,做過五祖寺的首座。他是個多麼瀟灑不羈的禪師啊,著名的悟道詩“金鴨香銷錦繡幃,笙歌叢裏醉扶歸。少年一段風流事,只許佳人獨自知”可不是墨守成規的人作得出的,而這首詩就作於五祖寺。圓悟克勤(1063—1135)是中國禪宗史上承前啟後的一代宗師,集臨濟宗楊岐派之大成,“當今中國佛教臨濟宗人,木本水源,都是他的後世子孫”。他住持昭覺寺任方丈,為宋徽宗欽命,並曾賜紫衣及“佛果禪師”封號。

  去昭覺寺之前,現任五祖寺方丈正慈法師聽説圓悟克勤禪師的塔在昭覺寺,當即説:“那要去磕個頭。”

  終於到了祖師跟前,我們不僅磕了頭,還繞了塔。靜靜的塔,圓圓的頂,青青的竹,靜靜地,話怎樣一段無生的悟啊!

  靜靜地,一步步走;靜靜地,想起當年他在五祖寺“看腳下”的公案:

  三佛(佛果、佛鑑、佛眼)在五祖寺侍法演時,常在洞中夜話。歸方丈,燈已滅。法演乃於暗中日:“各人下一轉語。”佛鑑説:“綵鳳舞丹霄。”佛眼説:“鐵龍橫古路。”佛果説:“看腳下。”法演説:“滅吾宗者,乃克勤爾。”

  一行人還拜謁了一代高僧清定上師的舍利塔。清定上師與湖北亦有殊勝法緣,曾在1946年代能海法師前往武漢蓮溪寺講經並結夏安居。待一部《菩提道次第頌》講授圓滿後,尚未解夏,他就地住藏經樓閲藏,讀完六百卷《般若經》。

  禮塔後,一行人隨即去拜訪了昭覺寺方丈演法大和尚。

  大家在方丈室坐定,法師們端上了切好的西瓜,旁邊貼心地放着牙籤。參觀了一圈,大家都很熱,也很累,西瓜格外香甜,大家也就不客氣了,而西瓜也很殷勤地一盤盤上了又上。

  慈眉善目的昭覺寺方丈演法法師,很慈祥地招呼大家:“快吃西瓜!”又對正慈法師説:“吃塊大的!”

  一位湖北法師笑起來:“您不注意,我們都吃完了!”

  老方丈説:“多得很啦……”

  湖北是禪宗的發源地,演法大和尚問起湖北的坐禪情況,對黃梅四祖寺保持坐禪四支香的傳統表示讚歎,並開示説:“修行人,禪宗是最高的境界,沒有禪,不能成佛。不坐禪,靜不下來,要打坐,修止觀,把本性找到,守本真心……”

  一句來自黃梅五祖寺弘忍大師的“守本真心”,令大家會心而笑。正慈法師代表考察團一行向演法大和尚贈送了琉璃寶鉢等禮品,慈悲的上師回贈了《清定上師開示錄》和《圓悟克勤傳》等法寶。一脈相傳啊,四川和湖北的殊勝法緣,至今綿延不絕……

  圓悟克勤禪師不僅是昭覺寺的方丈,還奉旨當過四川名剎寶光寺的方丈。

  考察團一行也參訪過寶光寺。當時,僧侶迎接隊伍將正慈法師等引領到方丈室跟前。寶光寺古物眾多,正慈法師目不暇接。寶光寺方丈意寂大和尚出門迎接,旁邊的法師向正慈法師介紹方丈,正慈法師卻指着丈室上的“方丈”牌匾説道:“原來方丈在這裏啊。”

  眾人忍俊不禁。 呵呵,正慈法師看到了,故意與意寂大和尚開玩笑了……

  在藏經樓門口,正慈法師指着做成一本彷彿打開的書的牌匾,對意寂大和尚説:“你這有創意,我們慢慢地讀啊,這一本書……”

  慢慢讀啊,讀圓悟克勤禪師的《碧巖錄》,聽他説一段評唱:

  言語只是載道之器,殊不知古人意,只管去句中求,有什麼巴鼻! 不見古人道,道本無言,因言顯道,見道即忘言。若到這裏,還我第一機來始得,只這麻三斤,一似長安大路一條相似,舉足下足,無有不是。這個話與雲門糊餅話是一般,不妨難會。五祖先師頌雲:“賤賣擔板漢,貼稱麻三斤。千百年滯貨,無處著渾身。”爾但打疊得情塵、意想、計較、得失、是非,一時淨盡,自然會去。

  “但打疊得情塵、意想、計較、得失、是非,一時淨盡,自然會去”——

  會得否?

  法承一脈,頂禮本師釋迦佛

  流水不腐,户樞不蠹。玄妙的公案,總要落實到淨心,落實到願行。

  這是一次朝聖的學習之旅,考察團期待着在普賢菩薩的聖地,“以普賢行悟菩提”。

  此次赴川參訪學習,短短四天中,考察團一行馬不停蹄地分別赴樂山凌雲寺、烏尤寺,峨眉山華藏寺、萬年寺、伏虎寺、報國寺、大佛禪院以及成都文殊院、寶光寺、成都大慈寺和昭覺寺等名寺古剎進行了參訪,受到四川佛教界的熱烈歡迎。天府佛國的各大禪林分別按佛教禮儀,僧眾在山門口排班相迎,鐘鼓齊鳴,迎接湖北省佛協會長正慈法師到大殿拈香,並熱情地安排法師專程陪同考察,令遠道而來的考察團一行備感温暖。

  在成都文殊院和寶光寺這歷史悠久的兩大禪林,來自湖北的佛子,虔誠頂禮釋迦牟尼佛舍利和玄奘法師頂骨舍利,備感因緣殊勝。

  凌雲寺方丈照觀法師、寶光寺方丈意寂法師、大慈寺方丈大恩法師、昭覺寺方丈演法法師等各大寺廟負責人相繼與湖北考察團進行了親切友好的交流,就寺廟建設、人才修學和日常管理和佛教的現代化發展等開展了深入探討。鄂川佛教界雙方互贈禮品,或分別揮毫互贈墨寶,表達了兩地的殷殷情誼和對彼此的良好祝願 。

  經過了數日行程滿滿的四方參訪,正慈法師對高度評價了四川佛教的發展,表示頗有獲益,“這次考察很有見識,見識見識,不見不識啊。”湖北省佛教協會秘書長洪利民也表示,必須“親臨現場”,的確受益匪淺。

  親臨現場,朝禮峨眉山普賢菩薩的路上,黃梅四祖寺方丈明基法師受請介紹普賢菩薩的特點,他娓娓道來:“華嚴會上,最大的菩薩全來了,請普賢菩薩講法,普賢菩薩大家根本看不到,只聽到聲音,哇,太稀有了,趕快請普賢菩薩給大家現個身,大家看到了特別特別莊嚴的普賢菩薩…他騎着六牙白象,象是陸地上最大的動物,最有力量的代表,所以我們稱為大行普賢菩薩,就是有力量。普賢十大願王,修持得有力量。沒有力量來落實的話可能成為空想。他有力量來落實,因願導行,行為力,行動力,執行力……”

  “我修普賢之行願誓登絕頂不辭勞”,在峨眉山頂, 在莊嚴的普賢菩薩像前,考察團一行還恭敬唱誦了“普賢菩薩十大願王”。普賢菩薩慈眼視佛子,高僧大德悲心憫眾生,大家一起在普賢菩薩面前發下深沉的大願:“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四者懺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恆順眾生,十者普皆迴向……”,發願後普為大眾迴向:“願銷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瞭,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

  每到一處寺院,考察團一行總是受到當地法師的熱情接待,從最先的迎進山門,到最後的送上大巴,四川人的好客與周到,令人分外感動。

  每次參訪後離開,車快開時,明基法師就提醒大家:“揮手,揮手!”於是大家一起笑着向窗外送行的法師揮手。説了兩次後養成習慣了,明基法師不説,其他人也開始笑着揚手互相提醒了:“揮手,揮手!”

  愛,就要大聲表達出來。揮手,讓你看見我的手,讓你明白我的心。

  無論在哪裏,我們都一樣是佛的孩子。

  性相不二啊,在在處處,我們要以身踐行普賢行。

  作者手記:

  大師的攝受是不可思議的。在昭覺寺大雄寶殿,看到清定上師法像的剎那,望着定公上師慈祥微笑的容顏,忽然就要落淚了。田園將蕪胡不歸?我已流轉太久,為什麼還不能決定心?

  繞塔三週,我願學上師,清而定。

  那棵著名的“樹包碑”的大樹,曾昭示了定公上師為道魁祖師。我走過那棵華蔭如蓋的樹,忽然聽到坐在樹下的一個陌生女人盯着我説:“你是菩薩!你是菩薩!”——我不是菩薩呀,沒有菩薩那麼好!可是在菩薩的眼中,眾生都是菩薩吧。後來想,也許是菩薩點化我吧?告訴我,應該學着做一個菩薩。

  我為什麼一直不敢擔當呢?那點我,就這麼放不下麼?

  繞圓悟禪師塔,想着當年他在五祖寺“看腳下”的公案,願時時刻刻,看好腳下。

  念念要清明,雖知夢影。念念為眾生,何有幻我?

  有幸,得昭覺寺現任方丈演法大和尚加持,上師以其念珠置於我的頭頂,唸唸有詞。感恩。

  弟子太愚鈍,願銷三障諸煩惱,願得智慧真明瞭。普願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薩道。

  上師的加持,是無處,無時不在的;但是,只有一顆乾淨的心,才接得到法。

  歸心,歸心。

  這一路,頂禮了這麼多的佛舍利,玄奘法師頂骨,這麼多的祖師大德,不可以不可以,辜負。

  人身難得,不可以不可以,辜負。

  蒼生太苦,不可以不可以,辜負。

  一江禪水向川流,又回頭。

  千江有水千江月,淨者見。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