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舍城與竹林精舍 佛陀與僧團的第一個道場

\

  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如此新鮮的空氣了,幾隻猴子在門口竄來跳去可愛極了。拿了一些花生米放在手中,幾隻猴子用那可愛的手抓從我手中抓到嘴裏,看到它們將花生米放在嘴裏咀嚼,那一刻我接觸到的是一顆歡喜、柔軟的心。

  清晨,來到竹林精舍,想到自己曾幾何時,獨坐窗下翻閲《阿含經》的場景。每當翻開這部經典,都彷彿穿越到了另一個時空。我獨自一人輕輕地讀誦着裏面的文字:“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尊者羅睺羅往詣佛所,頭面禮足,卻住一面……”

  這樣一句句的讀下去,腦海中時常浮現一個個生動的面孔,佛陀就在眼前端坐説法,他的形象與普通的出家比丘無異。

  經中的迦蘭陀竹園就是這裏。走進竹園,距離門口不遠處就有一個佛殿,這也許是竹林精舍裏唯一和佛法有關的建築了吧。我禮佛後出來,看到周圍就完全是一個公園,已看不到與佛法有關的任何遺蹟,在周圍人們歡聲笑語時,我心中已有些許的傷感……

  當年淨飯王的太子離開王宮出家修道,路過王舍城時被這裏的頻婆娑羅王發現,頻婆娑羅王發現此人相貌不凡,祈請如果成道,當先來此國教化。這位修行者答應了國王的請求,他在成道後從波羅奈的施鹿林一步步的走到這裏,只為了當初的這個承諾,也為了這裏的一方百姓。

  王舍城,這裏的國王是佛陀教化的第一位國王,這裏的竹林精舍是佛陀得到的第一個道場,這裏的靈鷲峯是佛陀説法最久的地方,這裏出生的舍利弗、目犍連是佛陀最傑出的弟子,這裏的那爛陀是大德雲集的地方。這裏,留下了佛陀太多的足跡。可“如今檀法皆不見,空留古蹟對青煙。”這讓我在這座城中又怎能不傷感?怎能不孤獨?

  佛陀已離這個世界而去,阿難將他教法大量背出。我們通過這些經典的記載,在當年的遺蹟中禮敬着這位覺者的存在。

  每當將手中的經文輕輕合上時,內心愉悦都難以言表,一句句“如是我聞”在腦海中重複着,這些經典每當出現在眼前的那一刻,都是我心最虔誠的一刻。

  我是荒涼的廢墟,你是堙沒的傳奇。這座“精舍”裏已沒有我需要的東西。走出門來,看到精舍不遠處的頻婆娑羅王墓,我向這座墓恭敬合十:“謝謝你!給了佛陀教化眾生的機遇,讓我接觸到了更多的佛法。”(文/淨信法師)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