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普賢行悟菩提 蜀地名剎朝聖記

\

  乙未芒種,由中佛協副會長、湖北省佛協會長正慈大和尚領隊,副會長隆醒法師、徹慧法師、明基法師、演覺法師,秘書長洪利民,副秘書長圓悟法師、法船法師等協會領導,省民宗委一處負責人和駐會工作人員一行18人開啟了赴四川省佛協、佛學院、重點寺院參訪學習之旅。

  四川歷來有“天下山水在於蜀”,為“天府之國”之説。其實,偌大的四川盆地,尋常人未必能全走完,川內有極富江南韻味的小鎮,有別樣慢節奏的繁華都市,也有大漠般豪情的山川,更有古色天香的千年古剎……此次我們參訪的峨眉山、樂山大佛被評定為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便是不可錯過的一處。

  樂山大佛立江渚,清風徐來收雲雨

  樂山大佛坐落在凌雲山,“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凌雲山上有一座老廟叫凌雲寺,很久以前,凌雲寺裏有一個老和尚,叫海通。當時凌雲山下,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匯流處,水深流急,波湧浪翻,經常吞沒行船,危害百姓。海通和尚眼看船毀人亡,心中十分不忍。他想三江水勢這樣猖獗,水中必有水怪。要是在這巖石上刻造佛像,藉着菩薩的法力,定能降服水怪,使來往船隻不再受害。海通和尚便發心建造大佛,他窮盡一生精力,召集人力物力修鑿,直至最終圓寂也未完成這項浩大工程,好在他的弟子繼承遺志接手修建,就這樣一代接着一代,經過了90年,大佛才終於建成。自大佛建好後,水勢平穩了,大佛像個燈塔,為往來船隻辨別方向,再也沒有大的沉船事故。現在,這座天下最大的石刻佛像,依然屹立在江邊,守護着這裏的百姓。因為這座石刻大佛是天下最大的佛像,所以人們就叫它大佛,又叫樂山大佛。這便是大佛的歷史與傳説了。

  俯瞰三江,遠水流長,一任推波歸大海;

  縱觀峨領,高山仰止,徒然寄目望諸峯。

  凌雲寺取名高入雲霄、山河升騰、意氣昂揚之意,這裏佛教文化底藴深厚,歷代名士墨跡、碑刻眾多,又因其與峨眉山一水相對,亦有“上朝峨眉,下拜凌雲”之説。照觀法師現任凌雲寺住持,是正慈大和尚的校友,亦被稱為“樂山大佛的守護者”。

  “醉美”峨眉山,欲乘風神遊其間

  看金庸的小説,江湖中最温婉秀美又凌厲冷傲的當屬峨眉派,這不禁令人對她們的隱身修煉所心生遐想,不管當年的峨眉山到底有沒有過周芷若,這座清秀蒼黛,修長如娥眉的山川,都是值得去探尋的美好之地……

  在朝拜樂山大佛之行後,我們便乘車前往峨眉山了,這是佛弟子們心中的一塊聖地,它和山西的五台山、安徽的九華山以及浙江的普陀山並稱中國四大佛山。峨眉山是普賢菩薩的道場,象徵因願導行的行動力、執行力的普賢菩薩讓人心生景仰。

  在峨眉山,無限風光在頂峯,主峯金頂絕壁凌空,有世界上最高的金佛——四面十方普賢,這裏是絕佳的自然風光觀景台,在這裏我看到了壯闊的雲海、恢宏的金佛、莊嚴的金殿。聽説運氣好,來這裏還能見到佛光、聖燈等未解之謎的自然界大奇觀。

  在莊嚴的金頂殿堂前,參訪團的法師們恭敬唱誦了《普賢菩薩十大願王》,低沉的誦經聲,梵音從眾大德口中吐出,就如水一樣漫散開來,周圍信眾遊客佇足,傾聽法音,讓人心安寧,也有了淡淡的法喜。

  夜宿娥眉山,行願大千普賢哉;盼兮神往間!

  金頂菩薩影,長老銀殿招呼引;江山如畫映!

  在峨眉金頂,正慈大和尚如是感言。

  大氣、大度、大佛禪院

  峨眉山腳下的古城,一直擁有着禪意的時光。而朝拜峨眉的第一門户,被稱為“朝聖起點”的大佛禪院,就恢弘而莊嚴地坐落在峨眉山古城市區的東郊。當晨鐘暮鼓響起的時候,梵音飄渺,寺廟恢宏,古城就沐浴在一片讓人嚮往的禪意之中。

  下了峨眉山,參訪團一行便來到了大佛禪院,這座四百年前就香火旺盛的寺廟,被稱為漢傳佛教建築的曠世之作,也是當今亞洲最大的中國漢傳“十方叢林”建築藝術典範。所以在今天,佔地800餘畝的大佛禪院,已經不僅僅是峨眉山市的風景線,它還是中國乃至亞洲的一道充滿禪意的道場。在大佛禪院的佛學院裏,有一百多學僧在大佛禪院靜心禪修,以盪滌塵世中的煩惱,感悟禪意裏的人生妙處……

  隨着接待人員邁出佛學院,走入禪院中的園林區,這裏有很大一個放生蓮池。正值初夏,荷葉舒展,荷花含蕾,風吹而過,搖曳多姿,煞是好看。蓮池中央有一座微縮型騎着白象的四面十方普賢,如果你夠細緻些,俯視水面,你會發現,菩薩就屹立在素雅的蓮花叢中。

  成都文殊院:慢生活,讓時光慢下來

  沒有到過成都,不知道成都人們的生活悠閒到哪個程度,只有置身於這個城市後,你才會真正理解這種悠閒自得。成都的景美、人美、食美,與此同時更有深厚的文化底藴。泡一壺茶,搓一搓麻將,聽一場川劇,享受悠閒愜意的本地人生活。

  到了成都文殊院,我才知道,“無事也是可以登三寶殿的”,市民們悠閒的步伐,從容的逛廟,淡定的品茶。與其説這是四川省佛協、成都市佛協、空林佛學院所在的殊勝之地,還不如説這是一個有佛家背景的公園,佛法、世間法在這裏圓滿交融在一起,有意趣兒,也很有味道。

  文殊院坐落於天府之國成都市中心,乃四川著名佛寺,全國佛教重點活動場所,中國佛教禪宗四大修持場所之一。文殊院坐北朝南。寺院的山門對面有一道宏偉的大照壁,壁上鐫刻的“文殊院”字為康熙年間該院高僧海月禪師所書,相傳這位禪師是文殊菩薩的化身,道行高深。

  成都的“慢生活”早就有所耳聞,不想自己也可親自感受,早上八點一行人出賓館要坐車離開,貯備的飲用水不夠,要去採購,沒想繁華的一條大街空蕩蕩的,連雜貨店也都關着門。

  在文殊院我們可品嚐四川特有的蓋碗茶,手捧茶船、茶碗、茶蓋,閒散一個午後,看日落一個黃昏,在這清淨的地方,擺脱浮躁。慢生活,讓時光都慢了下來。其實,人生並不需要那麼匆忙,不妨慢一點,從從容容些,沉澱下來的人心肯定比漂浮着的要温潤得多。

  昭覺寺:顯密和諧、殊勝靜美

  昭覺寺——取自“以其昭昭使人昭,以其先覺覺後覺”之意,是參學遊訪的最後一站,這裏被國務院確定為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也是我國重點的佛教活動場所,不僅有川西“第一叢林”之稱,更有川西“第一禪林”之譽。最具特色是其顯密共處,同在一寺,和諧共存。

  對於昭覺寺之美、之莊嚴,康熙皇帝賜昭覺寺“法界精嚴”額,並題五言律詩一道贊之:

  入門不見寺,十里聽松風。香氣飄金界,清陰帶碧空。

  霜皮僧臘老,天籟梵音通。咫尺蓬萊樹,春光共鬱葱。

  1919年,朱德曾在昭覺寺避難,與當時方丈了塵法師相交甚深,他住在現寺內的八仙堂,離寺後曾贈“應世人間”匾額給昭覺寺。

  昭覺寺別具特色,不僅有和寺廟融為一體的自然動物園,也有一棵將石碑包入樹幹的巨大珍貴的老黃葛樹。這裏是宋代五祖法演禪師高足圓悟克勤的駐錫弘法地,還是一代高僧清定禪師受戒、住持以及圓寂的地方,殊勝之地,讓人倍生敬意。

  短短四天中,參訪團一行還遊訪了供奉鬼面觀音的烏尤寺、別有洞天的萬年寺、富有意趣的報國寺、古色天香的伏虎寺、文物眾多的寶光寺以及歷史久遠的大慈寺,一路受到四川佛教界的歡迎禮遇,歡喜滿滿,收穫匪淺。

  10號下午結束旅程,到武漢已是黑夜漫漫,外面燈火通明,車水馬龍。只是再憶一下這幾天到過的古寺,看過的風景,結緣過的人,卻依然留在腦海中,不曾淡卻。一個回眸,多少的景象多少的感觸,都在這樣的流轉之中,混雜於一團,難以言表。在獨自回往的路上,有種淡淡的失落,我彷彿感覺自己思緒,從另一個時空,歸來熟悉的現實世界。

  文·圖/智遇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