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書法師:一個人被生活的洪流吞沒需要多久

\
對一個出家人來説,再沒有比看到別人福慧增長更感到快樂的事情了(來源:資料圖)

  有親人來看望我,説,你瘦了,天啊,你怎麼瘦成這樣。

  他們很詫異、很難過的樣子,覺得很難理解,出家了,沒發胖,卻瘦了。

  出家人,心寬體胖的有很多,那是一種境界。

  像我這樣瘦下來的,我自覺作為剛出家的狀態是比較妥當的,首先是飲食知量,寺裏在搞建設,有很多事情做,睡眠日漸減少,腸子裏的肥油越來越少,身上的贅肉也沒了,肌肉很結實,力氣增加,體力也增加,耐力也增加,最關鍵的是日益心明眼亮。

  瘦是求之不得的好現象。

  這個經驗來自過去的工作,以前,公司裏有很多年輕人,他們剛到公司的時候都很瘦,很上進,精力旺盛,每天早早地坐公交車來公司,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意味着早上六點就要起,風雨無阻。

  漸漸地,有了工作經驗和工作技能之後,就沒那麼早到公司了,掐着點或者遲一點,這時候他們開始發胖,臉也變圓了,目光有一些遲鈍了,有的結了婚的,肚子開始肥大,變得脖子粗腿短的樣子。

  有的擔任重要職務的,有了車,開上一兩年之後,額頭常常會冒油,腰圍一天天地瘋長,下巴上也開始耷拉有肉了,注意看眼神,很容易就呆滯,一般聽別人説點正經事,説一會兒就打哈欠,注意力集中不起來,精神面貌很差,一般都不讀書了,上上網,看看片,説説閒話,高興了安排安排工作,然後就去安排自己的飯局。吃得油光滿面,肥頭大耳。這是有福報的年輕人。

  大多數福報一般的,黑胖黑胖的。比如,我的姐夫,開一個小作坊,每天也有不少小飯局,騎一個小摩托車,很多人都管他叫胖子,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脖子在哪兒。

  就這麼一個胖子,四十歲那年忽然就死了。我給他辦後事的時候,到處找他的照片,做遺像,萬萬沒有想到,找到了一張他剛剛參加工作時的照片,一個年輕英俊、清瘦,精神面貌極好的青年形象。

  這簡直就是兩個人啊。

  可是,分明就是他,不是別人。由此,我得出了一個結論,人都是要被滾滾紅塵殘酷地吞沒的,不管你是誰。只要你搭上生活這趟車,一般就沒有別的出路。你還能怎樣?

  這也是我曾經走過的生活道路。

  出家前,偶爾我會觀察公司裏的年輕人,看他們來來往往,看他們的變化,看他們的腰圍,看他們的眼神,看他們頻繁更換的新襯衣和筆挺的褲縫,看他們走路的姿勢,看他們早上沒來得及擦掉的眼屎,看他們昨夜瘋狂的夜生活而導致的浮腫的眼袋,看他們被菸酒薰染的青春,看他們的注意力能保持多長時間。

  由此,來觀察,一個人被生活的洪流徹底吞沒,需要多少時間。

  現在看來,很短,幾年吧,最頑強的也就十幾年。他們開始變老,説話開始囉嗦,眼睛紅腫,眼白變得很渾濁,不像剛開始那樣清澈,目光遊離,背開始駝,聽力和觀察力都開始衰退。

  我指的更多的是內心的那種讓人心疼的老化。雖然是潛移默化的,但是可以明顯地被觀察出來。

  他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不像剛剛參加工作時那樣的謙恭和謹慎。動輒就跟別人發火,跟下面的人發火,缺乏觀察力,公司裏員工的心理變化和即將發生的變故,每個人都知道了,只有他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肯定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他們在電腦前一坐就起不來,幾個小時家常便飯,和別人説話,説幾個小時也是常事。最要命的沒有能力調節和處理人際關係。

  但是,工作能力是毫無疑問的,對某個感興趣的項目有着常人無法企及的能力;思想也日漸成熟,思維寬度、廣度都已今非昔比。

  承受壓力的能力超於常人,本具的聰慧以及在工作中鍛煉出的意志力超於常人,看待問題的深度之深也常令人驚訝。但是,這些優點無法抵擋在生活上的放逸,作息,飲食、情感等等,徹底地放逸了。

  放逸就歇了,人生幾乎就這樣了,開着一輛中檔轎車,辛苦地買上一套住房,有一撥員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有很多對社會的抱怨和看法,可能會再添上一個愛吃肯德基、麥當勞的胖兒子,一個總是跟自己吵架抱怨自己回家太少的老婆,拼命挽留青春的老婆常常用信用卡刷那些根本就用不上的化粧品和首飾,刷的老公心急火燎,回家後,還要被追問,你看,這些東西漂亮嗎,我漂亮嗎?

  在生意場上並不總是一帆風順的老公難免就有氣急敗壞的時候,於是大吵一通。為了錢,為了你爸你媽,為了我爸我媽,為了感情,為了青春,為了那些説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吵得你死活我,最後去民政局,去法院,去赴湯蹈火。最後可能為了孩子就忍了,也可能就破罐破摔了。

  人生也就如此了。

  而且,並非大多數人都能有一定的事業,註定了很多人要四處奔波,跳槽打工,捉襟見肘地生活。不管怎樣,方式和內容都差不多,大多數人的命運也就是如此,但,我相信,在我們的內心深處絕非就是這樣。

  可是,我們的人生究竟應該怎樣呢?

  我覺得世間和修道是有相通的地方的。

  一旦放逸,就不好收拾了。所以,我得出這樣的結論,我不知道如何修上去,但肯定知道如何修不上去。

  就跟公司裏的年輕人那樣肯定就修不上去了,肯定就被生活的洪流徹底吞沒。命大的,浮腫虛胖地渾渾噩噩地過幾十年;短命的,就跟我的那個倒黴的姐夫一樣,説死,一分鐘都沒耽誤,就掛了。

  我覺得,世間人想通過學佛改變命運,比較妥當的方法是通過定課,出家人安排的定課,定有他的道理,不做,那真的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出家前,公司裏的年輕人和我一起早起,上早課,念《法華經》,做功課,有的不住在公司的年輕人因為太早了,沒有公交車,就再早起一點,步行到公司,趕上和大家一起誦經。

  如今,這些年輕人跟我預想的一樣,全都因為無法處理人際關係散去了,然後,再有新的一批年輕人出現在公司裏,他們由生到熟,由瘦到胖。大街上多出很多胖而臃腫的年輕人,然後被生活吞沒掉。這個,就是生活,很殘酷,也很現實。這次到法門寺,分別有這樣幾個在家人問了我一些問題。

  一個大學生問我如何提高記憶力,我把師父教授的背默經典的方法告訴了她,並且告訴她一定要堅持下去,就會有效果,否則,我白説,你白聽;另一個家庭婦女,説自己上班很忙,家務也很忙,根本沒有時間學佛,看別人讀經,自己也讀不進去,讀不懂,怎麼辦?我説,你就先每天念兩千遍佛號,兩年之內,絕不間斷,一天也不要間斷,這期間多親近寺院,參加寺院的各種修行活動;一個十五歲的孩子説自己注意力集中不起來,我説,你能不能堅持每天讀三遍《心經》,早中晚各一遍,一定要堅持下去。

  我不知道,他們都堅持了沒有,還是隻是因為好奇聽一聽這個瘦兮兮的出家人能説出什麼有意思的話來。

  我覺得,人的一生,不在於你會什麼,有多好的根器,就在於你能不能堅持,堅持做一件哪怕很簡單的事情,堅持一個信念,堅持一個信仰。就靠堅持,天長日久,就能堅持出一點名堂出來,否則真的就沒戲了。

  出家前,我給身邊那些親愛的年輕人都佈置了定課,告訴他們要有良好的生活作息,要讀書,要早起,不知道他們都做了沒有,不知道他們如今有沒有發胖,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機會看到我的恩師的部落格(Blog),和博客裏的這些文字。

  其實,我佈置功課時,也知道他們很多人堅持不下來,能堅持就不至於那麼快地散去了。但是,我還能做什麼呢?當然,我年輕的時候,也不懂這些,很多都是後來才漸漸明白了一些。時間可能會帶來很多改變,看各自的命了,能不能挺到懂事的那一天。

  那天,我跟公司裏的年輕人道別,告訴他們我要出家,然後讓他們給我買一雙鞋。這樣一來,我就是穿着他們佈施給我的鞋從公司去的寺院,如果這樣做對他們有利益的話,有功德和福德的話,希望這份功德、福德能夠迴向給天下所有那些曾經朝氣蓬勃的年輕人能夠不被生活的洪流吞沒,能夠不要做短命的胖子,能夠做幸福家庭的創建者,能夠做國家和社會的棟樑,能夠在萬丈紅塵中幸運地聽到佛陀的真理,能夠得到佛菩薩的加持,從五濁惡世中將自己以及自己深愛的親人們超拔出來。

  他們給我買了一雙黑布鞋,一雙鞋墊,一雙襪子。我把腳上原來那雙鞋給了他們,穿上新鞋,離開公司,出家了。臨走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在哭。我就在想,這幫傢伙,現在哭有什麼用。

  當然,這份眷戀之情,我是買賬的,但是,我更想看到的是他們真的開始做定課,真的開始早起,戒掉菸酒,戒掉所有不良的生活嗜好,真的開始聽話,眼淚有什麼用。

  不過,哭,説明還有機會。

  只是,他們上山上的少,還是眷戀世間的吃喝玩樂,説明哭也是暫時的。我又不是死了,不過是出家了而已,想看我,隨時上山,到廟裏參加法會,參加精進共修,就能看到我。

  但他們來的很少。不使勁連哄帶勸,都請不來。且,每一次來,都比上次胖了一圈,也不願意住在寺裏,言談舉止中那些不能自制的伎倆總是能被一眼看穿。

  請他們來,不是我想他們,更不是想他們給我帶什麼好吃的和那些亂七八糟的世間消息,出家了,對這些都沒什麼牽掛。

  出家人,快樂不在這些地方,對一個出家人來説,再沒有比看到別人福慧增長更感到快樂的事情了。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