唸了三皈依去打劫的人 也許就是你

\
不執着,哪怕是所謂的佛法,也不執着,確實不易 (圖片來源:資料圖)

 聽説早年在西康地區有人做打家劫舍的事情,由於那裏佛教很盛行,所以,劫匪們在打劫前先要念三皈依。就是口裏念,皈依佛、歸依法、皈依僧。

  然後再動手搶劫。

  以前,聽到這個事情,覺得實在是很搞笑。恐怕不是真的吧。怎麼會是這個樣子。出家幾年後,就發現,這個事情並不搞笑,而且離我們不遠,我相信,應該是真的。因為,我們很容易就把儀軌、把佛陀講的讓我們行持然後解脱的道理當成知識儲存起來,去要求和衡量別人,進而繼續增長自己的我執。

  有兩個熟人,在家裏一起修行,不願意來道場。自己定的功課,每天都念《金剛經》,後來,兩個人為了區區幾千塊錢,就過不去了,想不開了,對簿公堂。其中一個還是家有億萬貫的富人。

  據説,在公堂上,倆人都發飈了,讓法官很無語。

  兩個人都學佛很久了,念《金剛經》也很久了。有一個還在電話裏給我引用過《金剛經》裏的句子。

  人,是多麼難以向內觀察的動物啊,一直是在向外追逐,向外追逐。《金剛經》裏一開始就講佈施。我們就這樣唸啊念,真輪到自己的時候,就被卡住了,一點點小境界就過不去了。什麼佈施不佈施,恨不得對方死。

  我自己,也是這個樣子,出家前也是念《金剛經》,要不是出家,我還是在念,把佈施那段唸的溜溜的,然後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傲慢的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其實,我跟上面説的那兩個熟人沒什麼區別,我也很摳門,現在想起來都不知道怎麼償還人家,搞經營的時候,真的是欠下了很多良心債。一筆又一筆。不知道怎麼還。

  哪裏有什麼佈施的心,滿腦子想的都是別人對不起我。

  而且,由於我還學習到了佛教中慈悲的知識,當別人勸我的時候,我還會用“我這是幫助他,我這是為了社會好,為了正義”等為藉口,縱容自己的煩惱,縱容自己內心的仇恨和貪婪,縱容那些黑暗。而不自知。因為,那一刻,我就是不想失去,哪怕是很少的錢,我就想解恨,想讓對方栽。

  我覺得,那個唸完三皈依再搶劫的人,就是我自己,他們是搶劫,外在的,而我是內在的。剛出家的時候,沒有學習戒律,也不懂得觀察自己的心,就是分別、比較和嫉妒,人家比自己強的時候,就想,這個人要是倒黴就好了。這個人總是不倒黴,就盼着他倒黴,這個人真的倒黴了,就開心了,心想,你看,你倒黴了吧,你也有今天。

  早年,雖然意識到了,但改起來可不好改,好幾年的道場薰陶,僧團的教育和感染,通過學習戒律,實踐行持,觀察內心,才算是有了一些轉變。

  怪不得,古大德有不讓弟子讀《金剛經》的,但自己讀。弟子見到,就問,你不讓我讀,你為什麼讀。師父説,我們兩個的眼不一樣。弟子問,我們的眼睛怎麼不一樣?師父説,你的眼太厲害,連牛皮都能看穿,我讀就是遮遮眼睛。

  當然,也許這個公案講的不是這麼回事,但我只能理解到這個地步。大致就是不執着唄。哪怕是佛法也不能執着。經論也不能執着,什麼都不能執着。不然就很容易嘴裏是一套,心裏是一套,手上做的是一套。

  佛法不能落實到自己的生活,是很麻煩的事情。

  這個,挺不容易的。在我看,劫匪先念三皈依,再搶劫,也是不錯的了,至少,是先念了,總比理直氣壯地去做壞事要強。也許有一天,忽然意識到,既然都皈依佛法僧了,再這麼幹,恐怕不合適。

  有一個親人,不喜歡佛教,我就老是勸她,礙着面子,也沒怎麼讓我下不來台,終於有一天她急了,説,我就根本不信你那套。

  我也急了。

  不歡而散。後來,又通電話了,我説,你小小年紀的,怎麼那麼傲慢。對方説,你才傲慢。

  我像是捱了一悶棍,都修了這麼好幾年,在僧團裏,見人就鞠躬,整天磕頭,整天唸經,坐禪,經行,做那麼多的功課。還給別人説法,還。。。。。。

  真的還傲慢嗎?

  想了一會兒,真的是這樣,慚愧啊。到現在還是一個唸了三皈依去打劫的人。就這麼一點,就沒悟過來。

  內心裏真的就感受到一點點,似乎有一個巨大的山一樣的東西在哪裏存在着,它的名字叫習氣,或者叫念頭。

  這個習氣可不是光通過唸誦、通過學習佛教文化知識,也不是通過各種儀軌就能改變的。而是通過痛下決心,向內返照,從內心下手,改毛病,改習氣才能對治的。而且,在那一瞬間,人需要抉擇的時候,是改自己還是去改別人。反省自己,原諒和寬恕別人,尊重他人。不執着,哪怕是所謂的佛法,也不執着,確實不易。

  現在我確信,在道場裏,是可以做到的。有的慢一點,有的快一點,只要堅持一路修下來,都會有收穫。

  這幾年,確實看到了很多人,都是很有悟性,往往是那些看起來毛病習氣很重的人,比如唸完《金剛經》再去為幾千塊錢打官司的富翁,比如我自己,都很有機會,其實,就是一個念頭的事,轉過來就好了,或者説把那個念頭放下,或者説不再向外求,向內,估計就有戲了。

  就這麼簡單。簡單到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

  師父以前就這麼教過我,現在,我相信,確實就是這麼回事。回過頭,總結一下,修行還是要在道場裏比較靠的住,在家裏自己搞,沒有善知識引導,沒有出家人帶動,沒有同修的氛圍,修不動不説,有可能不知道修到哪裏去了,自己卻不知道。

  説簡單也簡單,説不簡單還真的是不簡單。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