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的木魚物語:你們快救救我吧

\
我應該提高了喉嚨向大心的菩薩呼籲:為了讓佛教新生,你們快救救我吧!

        文/星雲大師

  是在好多年前的事了:我的身體本是高山上的常綠喬木,後來給人從高山上砍伐下來,送進了佛具店〔注一〕裏,命運在工匠的手裏替我安排了,我一變而成了佛教誦經用的“木魚”。不幾天,來了一個穿着方袍圓領的和尚師父,交給店主人不知幾個大洋把我帶走了,從此我進了一個巍峨堂皇的大雄寶殿,和那些我的老兄老弟引磬〔注二〕、鐘鼓等做了伴侶。我終年常醒不睡,先天賜予我的聲音非常宏亮,獨獨的音聲像揚子江的流水,又像太平洋的怒濤,我夾雜在很多出家師父們悠揚而宛轉的經聲和佛號中,分外顯得經聲肅穆,佛號莊嚴。我在數十、數百、數千的人羣中,每個人都聽着我的號令,每個人都隨着我一字一音的念着,從沒有參差不齊的現象。殿外人聽到我的聲音,更能引起他肅然起敬之心。

  有一天,一個作客住在寺中的某人物,走我身旁經過,和另一個客人説:

  “今晨約在五更的時候,一陣宏亮的鐘聲響後,佛殿中出家師父們的經聲和這個木魚的音聲透進了我的紗窗,聽到耳裏,好像置身於另一個清涼的境界裏似的,令人息下了許多塵念。佛家的這些法器,比起風琴、中山琴、二絃……等,令人感動得多了。”

  他一邊走着,一邊講着,我覺得自己的高貴,足可令人羨慕;因此,我自負的覺得並不虛度此生了。

  人們或許會懷疑,佛教既是講慈悲的,又為什麼用木頭做成魚形在誦經時敲打呢?原因是一切魚類,他的兩個眼睛都是終日睜着不閉的,所以出家人取此義,以示精進,不敢稍微懈怠而已。

  我終日受着人的恭敬,他們在念經時,一定要把我捧了平齊胸口,名字叫“合掌當胸的魚子”;不用我的時候,很慎重的把我放在佛座的旁邊,他們把我當做“龍天的耳目”〔注三〕,平時,決不輕易的來亂打我一下。我很快樂而自在的度着日子,我從來不曾想離開那安身立命的大雄寶殿。

  一天,一個意外的機緣來了:南京古林寺畔的國立音樂學院,那些大學生研究中國音樂,他們知道中國音樂受佛教中的讚頌影響很大,他們要想研究佛教的梵音,用了很多的新式樂器都合不起來,結果還是同我們的住持商量,把我和幾位同伴一同借了去,學習的梵音腔調,才入了正軌。他們一致稱讚着佛教中的讚頌梵音,在音樂界中佔有重要位置,並説我的聲音在樂器中也別有風味。我聽了這話,向那些新式樂器投過去一個愉快的微笑!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不幸的日子終於來臨了。

  原因是我住的那個寺院,想要建築僧舍,為了經濟來源,住持背起了一個黃色的布袋子,叫我伴着他出去化緣〔注四〕。他敲打着我,嘴裏並高聲的念着“南無阿彌陀佛”,希望過路的善男信女們的佈施。這位住持的用心,是為了護持三寶〔注五〕,不可説是不善,然而從那個時候起,稍微讀了兩天洋書的人,走過我的身邊,都要投以輕視的眼光,口裏不住的譏諷僧徒如何無能,如何依賴。是的,偉大的佛教似乎被我和這位住持帶累了。住持一天天的敲打着我向人們乞討式的求施,社會上譏嘲的風聲也就與日俱增。從此,人們好像對我再沒有過去那樣的恭敬了,我開始對我的身世有些茫然。

  俗語説“禍不單行”,我竟也不能例外。可憐我和那位住持在他鄉乞化中,不幸他一病迴歸極樂世界去了,留下了我一個,好像孤兒似的更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候,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見我一無主子,把我領養帶走了,他巧妙的偽裝着和尚,終日胡亂的敲打着我,引起人們的注意,向人要錢要飯。他無賴而不擇手段,當人家沒有錢給他的時候,他更用力的打着我,我的聲音變啞了,致使別人見到我增加了更多的憎恨。

  我在比丘的手中擔任乞化的工具,如果對佛教有些理解的人,尚不致怎樣奚落我,但叫化子也用我來做乞化的工具,兩者之間的身分,一般人是分不清楚的。因此後人見到和尚敲木魚化緣,也把他看作和叫化子們是一般的勾當了。我流落在那羣乞丐中,本算不了甚麼,然而,我想到那些出家師父給人瞧不起,我是多麼的為他們痛心與惋惜。

  事隔不久,叫化子要了一筆錢,他要改做其他的事去了,把我出賣給一個戲班子。上海天蟾舞台上演“十八羅漢收大鵬”,裝飾十八羅漢的十八個人,每人手中都有一個木魚,大鵬金翅鳥的雪點梨花槍刺來,羅漢們把我當為武器和刀槍交戰,嚇得我膽顫心驚,總以為那時候要一命嗚呼了。幸而羅漢們的神通廣大,把西天“如來佛的大鵬鳥”戰敗了;台下的觀眾歡聲雷動,誰又曉得我那時悲哀的心情呢!又有一次上演“石秀大鬧翠屏山”,那一幕戲中,把我當作姦夫淫婦幽會的信號,極盡污辱僧人之能事,那天有兩個和尚,見到如此情形,不禁捶胸頓足,掉下眼淚説道:

  “難怪佛門不幸,那知有這些魔子魔孫破壞佛教,清淨法器任意給外人用來騙取金錢,迎合低級民眾趣味,致使佛門遭人誤會,佛教中怎麼就沒人干涉呢?”

  是的,我也何曾願意呢?近年來,很多佛教裏具有革新思想的人,目睹種種怪現象,都主張“把木魚子劈去燒鍋吧!”我聽了這點,叫我多麼心焦而恐慌,我那裏願意以清淨之身墮落在煙花叢中呢?我又那裏不想逃出火坑回到莊嚴的大雄寶殿中來呢?劈去我燒鍋未免過火了,實在説來,我希望--不,我應該提高了喉嚨向大心的菩薩呼籲:為了讓佛教新生,你們快救救我吧!

  〔注一〕佛具店:出售佛教用具的商店。

  〔注二〕引磬:用處和大磬相同,唯小如茶杯,可以方便攜在手中敲打。

  〔注三〕龍天的耳目:大眾的號令。

  〔注四〕化緣:募捐。

  〔注五〕三寶:佛、法、僧,此三者為世間之最尊最貴者,故稱三寶。

(文章摘自星雲大師《無聲息的歌唱》)

責任編輯:胡月冉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