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太極為啥建造“皇寺廟”? 選址與八旗制度有關

\
皇寺廟庭院

  如今的“皇寺廟會”喜慶熱鬧,“皇寺廟”是咋來的?皇太極為啥建造“皇寺廟”?

  成吉思汗嫡子孫

  三大法寶定乾坤

  李鳳民先生介紹説,説到創建“皇寺廟”,還要從女真後金時期的蒙古察哈爾部落説起。

  蒙古察哈爾部落的林丹汗,出生于明代萬曆二十年(1592年)。當年,滿、蒙各部落都有“立長為嗣”的觀念和習俗。明代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以長孫身份,林丹汗繼承了祖父的汗位,成為統轄蒙古的“可汗”。林丹汗繼位不久,便在蒙古漠南巴林部境內的阿巴噶哈喇山,修建了“瓦察爾圖察漢浩特”(漢語“白城”),作為政治、經濟、軍事中心。與此同時,林丹汗還娶了8名福晉(夫人)主持後宮:囊囊、蘇泰、伯奇、爾哲圖、巴海5名太后,以及竇土門福晉、高爾土門福晉、葉赫女。這“八大福晉”是林丹汗之下的八個政治、軍事單位,均擁有各自的管事大臣和辦事衙門。除了實力雄厚之外,林丹汗還是元世祖成吉思汗的嫡系子孫,並握有“傳國璽”、“瑪哈噶喇”金佛、《金經》三大法寶,足已號令蒙古各部落。

  金佛金經傳國璽

  得來全都不容易

  “傳國璽”原先珍藏在元朝的內務府。元代順帝被明代洪武帝朱元璋打敗後,攜帶傳國璽逃到沙漠,最終死在應昌府(內蒙克什克騰旗西北達裏諾爾西),傳國璽不知去向。200多年之後,一個牧羊人發現了一件怪事:他的一隻山羊一連3天不吃草,只是一個勁兒地在一個山崗下用蹄子刨地。牧羊人見狀,將地面挖開,驚喜萬分地得到了這方“傳國璽”。牧羊人將“傳國璽”交給了元代後裔博碩克圖汗。後來,博碩克圖被察哈爾侵佔,“傳國璽”便落到了林丹汗手中。

  “瑪哈噶喇”是藏語,意為“寶藏怙主”,譯成漢語為“大黑天”,為藏傳佛教中護法神之一。瀋陽“皇寺廟”中的“瑪哈噶喇”佛像,以黃金鑄成,高約兩尺,重1000兩。據有關專家考證,南宋寶祐四年(1256年),在甘肅涼州(武威)的忽必烈軍營中,工匠巴勒布鑄造了“瑪哈噶喇”金佛。當時,這尊佛像被視為元朝皇帝的護法神、蒙古族的戰神。“瑪哈噶喇”金佛曾由五台山轉至西藏。明代萬曆四十五年(1617年),林丹汗下令,在“瓦察爾圖察漢浩特”建造金頂白廟,供奉從西藏請來的“瑪哈噶喇”金佛。

  《金經》是舉世聞名的東方佛教經典。元代大德年間(1297年至1307年),奉元成宗鐵穆耳之命,藏文《金經》被譯成蒙文。

  專橫跋扈失人心

  貪得無厭埋禍根

  儘管林丹汗握有三大法寶,但他到處興兵攻掠,專橫跋扈,貪得無厭,最終激起蒙古各部落的強烈不滿。

  科爾沁部首領有匹寶馬叫“杭愛”。林丹汗得知後,僅用一副甲胄便將“杭愛”強行換走。林丹汗還把一副甲胄送到阿祿部,強行兑換1000匹戰馬。阿祿部首領擔心挑起事端,遂忍氣吞聲送給林丹汗500匹戰馬了事。蒙古各部落首領對林丹汗的憤懣愈演愈烈,致使林丹汗再也無法控制蒙古各部落。

  林丹汗當政時期,努爾哈赤的後金國在遼東崛起。為擴充實力征討明朝,努爾哈赤對相鄰的漠南蒙古科爾沁部、扎魯特部、八嶽特部等部落,採取了“聯姻結盟”政策。努爾哈赤先後迎娶科爾沁貝勒明安女、孔果爾女為妃;又將胞弟舒爾哈齊之女嫁給八嶽特部貝勒之子,從而分化瓦解了林丹汗的勢力。

  當年,明朝每年撫賞林丹汗白銀4000兩,後來增加到每年8.1萬兩,條件是林丹汗輔助明軍抗擊努爾哈赤的後金“八旗”軍。後金天命四年(1619年),林丹汗寫信給努爾哈赤,要求努爾哈赤不準攻佔廣寧(北鎮)。努爾哈赤回信嚴厲斥責,並勸説林丹汗一道討伐明朝。林丹汗拒絕。後金天命七年(1622年)二月,努爾哈赤揮師西渡遼河,一舉奪取廣寧。

  大勢已去忙逃難

  壯年命喪大草灘

  皇太極繼位後,採取軟硬兼施策略,籠絡、征服察哈爾外圍各部,集中軍事力量打擊林丹汗。皇太極先後於後金天聰二年(1628年)、六年(1632年)、九年(1635年),三次征討林丹汗。尤其是後金天聰六年(1632年)三月,皇太極御駕親征,傳令歸順後金的科爾沁、扎魯特、巴林、奈曼、敖漢、喀喇沁、土默特、阿魯科爾沁、翁牛特、阿特等蒙古部落出兵,在西拉木倫河(西遼河之一)會盟。同年四月下旬,皇太極率領滿、蒙聯軍10萬兵馬,越過興安嶺,駐守都勒河。

  當時,兩名鑲黃旗蒙古兵趁夜盜馬出逃,向林丹汗通風報信。林丹汗見勢不妙,連夜率軍逃遁。皇太極發現後,立即兵分三路,對林丹汗窮追不捨41天。直至當年五月下旬,滿、蒙聯軍佔領歸化城(呼和浩特)後得知,林丹汗已渡過黃河而去。皇太極惟恐孤軍深入遭遇不測,便下令停止追擊,經由宣府、張家口返回盛京(瀋陽)。林丹汗逃到鄂爾多斯之後,在成吉思汗陵墓前舉行莊嚴儀式,宣稱自己是全蒙古的“林丹巴圖魯汗”。隨後,林丹汗渡過黃河,來到大草灘(甘肅永固縣境內)安營紮寨,重整旗鼓,伺機東山再起。誰料,後金天聰八年(1634年)夏天,林丹汗因出水痘(天花)一命嗚呼,年僅43歲。

  林丹汗去世,致使察哈爾統治階層和漠南蒙古各部人心惶惶。他們尋求出路,紛紛歸順皇太極的後金國。

  一萬鐵騎奔河西

  尋找太子傳國璽

  “瓦察爾圖察漢浩特”金頂白廟的侍從喇嘛墨爾根,得知林丹汗的死訊之後,覺得察哈爾政權大勢已去,便率領弟子們及所屬人口,用象徵吉祥的白駱駝,滿載着“瑪哈噶喇”金佛、《金經》等寶物,離開“瓦察爾圖察漢浩特”,一路長途跋涉向盛京(瀋陽)行進,歸順皇太極後金國。

  後金天聰八年(1634年)十二月十四日,墨爾根一行抵達盛京(瀋陽)邊門(瀋陽西北平羅堡)。皇太極聞報之後,隨即命畢禮克圖囊蘇喇嘛、大臣羅禮,帶領眾多僧人,前往盛京(瀋陽)邊門平羅堡迎接。第二天,墨爾根來到盛京(瀋陽)城內,向皇太極奉上“瑪哈噶喇”金佛、《金經》。皇太極大禮接見、款待了墨爾根等人。後金天聰九年(1635年)二月,皇太極下令,表彰墨爾根等二人,賜給每人鞍馬、染貂皮帽、貂鑲皮襖、玲瓏腰帶、玲瓏撒袋、股子皮靴各一;其他歸順人員也各有賞賜。

  在賞賜送佛有功人員的同時,皇太極還做出西征決定,差遣弟弟多爾袞,侄子嶽託、薩哈廉,長子豪格,遠赴黃河“河西”尋找林丹汗的太子額哲,以及“傳國璽”。當年二月二十六日,多爾袞等“四王”率領一萬鐵騎離開盛京(瀋陽),沿着當時林丹汗的逃亡路線,一路向西疾進。

  三寶歸一心願遂

  諸王懷抱美人歸

  一個多月後,多爾袞等“四王”來到黃河邊的“西喇朱爾格”時,恰好遇到了林丹汗的大福晉囊囊太后。囊囊太后對多爾袞説,她率領着1500餘户人馬,正要歸順後金國。她還説,林丹汗的太子額哲與他的母親蘇泰太后一道,正駐紮在榆林邊外黃河以西的“托裏圖”。多爾袞一面派官員温泰領兵,護送囊囊太后前往盛京(瀋陽);一面繼續前行尋找蘇泰太后及其額哲太子。幾天之後,多爾袞等“四王”終於找到了蘇泰太后、額哲太子。

  此時,蘇泰太后帶領的1000餘户人馬,正走投無路,不知所措。多爾袞擔心人多勢眾驚嚇到蘇泰太后,便讓蘇泰太后的弟弟南楮,單獨與姐姐相見。經過南楮一番勸説,蘇泰太后同意歸順皇太極後金國,還主動向多爾袞獻出了“傳國璽”等一批寶物。後金天聰九年(1635年)九月六日,在莊重的迎接儀式上,多爾袞等“四王”向皇太極獻上了“傳國璽”。夢寐以求的“傳國璽”在握,便足以號令蒙古各部落。難怪皇太極高舉“傳國璽”興奮地説道:“你們知道嗎?這是歷代皇帝使用的寶璽呀!”

  至此,林丹汗駕馭蒙古各部的三大法寶“傳國璽”、“瑪哈噶喇”金佛、《金經》,統統攬入皇太極的懷抱之中。至於林丹汗後宮佳麗“八大福晉”中的7位(葉赫女逃往明朝)美人,一併被皇太極及其貝勒大臣逐一佔有,自不在話下。

  黃旗地界建寺廟

  稱帝大清定國號

  後金天聰九年(1635年)二月,在表彰送佛、迎佛有功人員的同時,皇太極還做出一個重大決定:為“瑪哈噶喇”金佛建造佛堂。佛堂選址,是建造寺廟的第一要務。

  儘管有在白駱駝卧地不起閉目死去之地建造佛堂之説,但李鳳民先生認為,金佛佛堂,即“皇寺廟”選址的依據,與盛京八旗方位制度有關。清代初期,將盛京(瀋陽)內外城東、西、南、北四面劃分為八等份,“八旗”的每個“旗”各佔一份。以清初崇德年間的盛京(瀋陽)外城為例:北面(由西向東排列)為正黃、正藍兩旗;東面(由北向南排列)為正白、鑲白兩旗;南面(由東向西排列)為正紅、鑲紅兩旗;西面(由南向北排列)為鑲黃、鑲藍兩旗。於是,“八旗”均擁有各自的固定土地。

  皇太極雖為一國之君,但在傳統的“八旗”制度上,皇太極僅為正黃、鑲黃兩旗的旗主,擁有相應的固定土地。“皇寺廟”位於小西邊門大御路以北、小北邊門大御路以西之間。這個位置,恰恰是正黃旗的地界,為皇太極擁有的土地。以此推斷,建造金佛佛堂用地,是清太宗皇太極所撥的正黃旗旗地。那麼,金佛佛堂便自然是皇家寺院了。所以,儘管金佛佛堂擴建後,全稱叫做“蓮花淨土實勝寺”,但人們還是習慣稱之為“皇寺廟”。

  再有,《欽定大清會典事例》記載,後金天聰七年(1633年)定製:喇嘛寺廟必須建在城外。由此可見,“皇寺廟”的選址,也顯然遵循了這一定製。

  皇太極建造“皇寺廟”,完全出于政治需要。“蒙古三寶”到手後,又建造了金佛佛堂,使得漠南蒙古十六部四十九貝勒齊聚盛京(瀋陽)城,一致擁戴皇太極為蒙古 “共主”。皇太極不失機宜地接受滿、蒙、漢諸王大臣上奏的尊號,改稱“皇帝”,改國號為“大清”。這個重大的歷史事件,發生在清代崇德元年(1636年)四月十一日。

責任編輯:DN010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