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禪師較量禪功,為什麼總愛使棒?

\

  有一個學僧從定州禪師處〈北宗神秀門下〉到鳥臼禪師門下參學,鳥臼禪師問道;“定州那兒和我這裏,相較之下有什麼不同?”

  學僧回答道:“沒有什麼特別的不同。”

  鳥臼禪師聽後不以為然,立即發揮馬祖門下的大機大用,説道:“如果沒有什麼特別不同的話,那麼你就不必留在這裏,回原處去吧!”説着,便一棒揮打去。

  學僧回答道:“如果你真具有使棒的眼光,應該要先看清楚了人再打,雖是禪棒,也不可以隨便打人!”

  鳥臼禪師道:“我今天發現了真正值得我打的人!”説完又重重地打了學僧三下。

  學僧被打以後,立刻回頭要走,心想:大名頂頂的鳥臼禪師的能耐,也不過如此而已,禪門棒喝,尚未入道,怎可亂打?

  鳥臼禪師見學僧要走,説道:“就是盲棒,也應該有甘心接受的人呀!”

  學僧聽後,於是便又轉過身來,以賓位的身分説道:“棒子在您手中,我有什麼辦法?”

  鳥臼禪師道:“如果你這麼想,那我就將棒子給你。”

  學僧聽後依言走過去,奪取鳥臼禪師手中的棒子,並朝鳥臼禪師打了三下;鳥臼禪師狀似害怕地説道:“屈棒!屈棒!”意思是説,真是太委屈了,真是太委屈了。

  學僧立刻針鋒相對道:“雖是盲棒,但也是有甘心接受的人啊!”

  鳥臼禪師終於説道:“對於這樣優秀的人才,隨便使棒,實在很對不起。”

  學僧聽後,立刻禮拜下去。

  鳥臼禪師立刻大喝道:“這就算了嗎?”説後,又是一棒打了過去!

  學僧不禁跪下來説道:“使得好!使得好!原來打就是親,罵是愛!”

  在如此的棒下,師資終於契合。

  我們非常不了解禪師們為什麼使棒,原來他們彼此在棒下説法,較量禪功,原來使的不是盲棒,而是慧棒。你越是打我,我越是感謝你。你打得對,我禮拜你;你打得好,我長跪你。原來打是親,罵是愛!在吾人學習時,愛得了如此的一棒嗎?(摘自《大機大用》)

責任編輯:小貝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