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世班禪 走向世界:活佛不只是個名號 更重要的在於功德

\

  編輯推薦

  習近平主席在2015年6月接受十一世班禪拜見時表示,希望班禪繼承藏傳佛教愛國愛教的光榮傳統,積極開展教義闡釋,弘揚藏傳佛教教義中的揚善抑惡、平等寬容、扶貧濟苦等積極思想。精進學修,不斷提高宗教學識和道德修養,學習人類一切文明成果和現代科學文化知識,不斷開闊自己的眼界和胸襟。

  中央領導和中央統戰部領導多次表示,班禪自坐牀以來,刻苦修行,佛學造詣日益精進,政治上堅定成熟,文化素養穩步提高,言談舉止莊嚴得體,待人處事謙虛和平,影響力進一步擴大,展現出藏傳佛教大活佛的良好風範。本書可説是對此評論的一個註釋和細化。

  作者用了一年多的時間,七易其稿,寫出本書,並被中央統戰部列入了十一世班禪坐牀20周年慶典活動計劃。

  本書圖文並茂,首次為世人提供一個全面了解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大師的視角,作者通過與大師接觸的日常點滴,從生活細節中描述了十一世班禪的智慧和品格、知識和學養,展現了這位“90後”大活佛的現代化、國際化風範,全面呈現了大師的宗教領袖形象。

  內容簡介

  《十一世班禪 走向世界》以圖文的形式,首次全面描述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大師的智慧和品格、知識和學養,以及他對活佛的使命、目標、夢想的看法。作者記錄了與十一世班禪大師相處的日常點滴,並親身感受到班禪大師對黨和國家的熱愛、對愛國愛教歷史責任的擔當以及班禪大師對人的親和、對佛教的深刻理解和對世界的關懷,也表現了班禪大師反對分裂國家破壞民族團結行為的嚴正態度和反邪教的鮮明立場。書中,十一世班禪針對當下,提出了內心科學的概念,對當今外物科技、環境和人類普遍道德水準做出了評價,提出瞭如何建立強大的內心世界的新觀點,展現了班禪大師愛國愛教、護國利民,慈悲為懷,利益眾生的“藏傳佛教大活佛的良好風範”。

  作者簡介

  張飆 中國書法家協會第四屆駐會副主席,第五、六屆顧問。軍地書畫研究院院長、當代名典書畫院院長、和平世界書畫院院長。中國環境文化促進會副會長,中華海外聯誼會常務理事,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理事,中國報告文學研究會理事,中國國際交流中心理事。曾任《中國青年報》副總編輯、《科技日報》總編輯、《中國藝術報》社長;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副會長。高級記者,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首屆郭沫若文學獎”。獲“首屆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稱號。六次獲中國新聞獎。

  目錄

  一、 引子

  一場突如其來的雨和一次難忘的晚餐 / 2

  二、 關於活佛、佛法、佛教

  活佛不只是個名號,更重要的在於功德 / 14

  活佛的使命目標和夢想 / 23

  教人向善永遠不會錯 / 39

  佛教不是迷信 / 49

  三、 關於外物科技:加速發展,也加速滅亡

  佛的一個不幸的預言成了現實 / 72

  現在是人類發展的最好的時期,也是物種大規模滅亡的時期 / 77

  生產規模的發展,帶來了環境的污染、良好生態的消亡 / 79

  技術發展提高了效率,也使手工工藝、民間藝術消亡 / 85

  生活條件比任何時期都好,人和人的交往卻更少 / 88

  物質條件越來越好,道德水平越來越低 / 90

  四、 關於內心科學:物慾橫流的時代,更需要強大的內心世界來指導行動

  佛學現在也遇到了嚴峻的挑戰 / 96

  內心科學,核心是心 / 99

  虛與實:學習掌握世俗知識,為人們排憂解難,離苦得樂 / 110

  善與惡:以愛他之心助人總得善報,以愛己之心害人必得惡果 / 114

  窮與富:貪心不足永遠窮,樂於助人永遠富 / 119

  看破 放下 隨緣 / 123

  五、 關於國家、西藏和人民

  我熱愛祖國的每一塊土地 / 132

  弘揚藏傳佛教的途徑 / 138

  民族團結永遠記在心中 / 144

  身體力行,服務社會,造福人民 / 146

  我時時意識到我的責任:愛國愛教,護國利民 / 156

  六、 結束語:走向世界

  給世界帶來驚喜 / 162

  附錄:十一世班禪大師講話文稿題詞摘句(共九十九條)/ 167

  後記 / 178

  前言 一場突如其來的雨和一次難忘的晚餐

  那是一個永遠難忘的日子。

  都説水是生命的本源,那一天的下午5 點鐘,忽然下起了大雨。後來我才想到,那可能是上天給我的啟示,讓我有了寫作本文的願望。

  佛説,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是一個“緣”字。我能夠認識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大師(以下簡稱班禪大師),緣起應該説是“書法”。據有關部門的同志説,班禪大師酷愛中國書法藝術,我是被通知來和班禪大師一起研究切磋書法的。

  在有關部門的安排下,2012 年8 月5 日,我中午到達日喀則,下午就去德慶格桑頗章(頗章,藏語中是宮殿的意思),這是班禪大師在日喀則的住所, 也有人稱其為“行宮”或“新宮”。

  日喀則的天空,剛剛還是藍寶石般藍的天,雪山上雪般白的雲,可就在我們到達德慶格桑頗章的大門口時,下起了雨,真是突如其來的暴雨。致使我們在大門洞裏等了好一陣,等雨小一點時才去拜見班禪大師。在門洞裏望着天地連起來的雨幕,我不知道,這突如其來的潔淨的天水,是不是在向我預示着什麼。

  班禪大師留我們吃晚飯,雨仍然不停。頗章的飯廳和班禪大師的住所之間,有二三十米的距離是露天的。走到班禪大師住處的門口,我毫無準備地看見了動人的一幕。

  雨還在下着,班禪大師吩咐了一聲,有人取來了一把傘。班禪大師接過來,遞給他的一位老師,説:“老師打上傘吧。”

  説完,班禪大師自己就衝進了雨裏。

  這就是我們的佛教領袖,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把傘遞給了他的老師,自己冒雨前行。(後來聽説,那把傘是前世班禪大師用過的傘,用了這傘,會得到前世班禪大師的護佑。)

  既然是來切磋書法藝術,吃晚飯的時候,也就説起了一些書法展覽。很自然地,也就説起了我剛剛辦過的《辛亥革命人物賦》書法展覽。班禪大師忽然説:“許多人辦的展覽,都是新民主主義時代的事情,只有辛亥革命人物賦,是民主主義革命時代的事。那些人很偉大。”

  是的,2012 年5 月底,我把自己所撰的《辛亥革命人物賦》寫成了書法, 在全國政協禮堂展覽,有關部門也請班禪大師來看了,班禪大師看得很仔細, 對其中的辛亥革命志士的事蹟也很感興趣。

  但是,在看過我這次展覽的那麼多人中,只有班禪大師一個人和我談起了民主主義,也只有班禪大師一個人,從不同的歷史階段來分析了展覽!

  那天晚上,我久久未能入睡。那場雨和那把傘;一個展覽和一個歷史階段……他們在我腦中縈繞着,22 年的記者生涯積累起來的新聞素養,忽然在腦中形成了一句話:“我應該寫寫班禪大師!”

  佛説,世上萬般,有因有果。我想,這雨這傘,這句話,就應該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因”。

  “寫寫班禪大師”,這個想法讓我很激動。

  我當過22 年記者(我的科技職稱是高級記者),當過三家新聞單位的領導。我給青年記者講課的時候,經常講“要特別珍惜你想寫東西時的衝動”。所以,就算我現在並不是記者,已經退休幾年了,仍然為我有“寫寫班禪大師”的想法而激動。

  是的,能夠有和班禪大師一起研究切磋中國書法藝術的機會,這已經是很大的緣分了。在和班禪大師一起學習研究切磋中國書法藝術的同時,確確實實也有了近距離深入了解班禪大師的機會。我想,這天產生的“寫寫班禪大師”的衝動,除了那場雨和那把傘、一個展覽和一個歷史階段外,這些年對班禪大師的了解也是更深的原因。

  從有這個想法,又兩年過去了。這兩年裏,我依然有時會和班禪大師在一起研究書法藝術。書法所涉及的內容非常廣泛,在寫字的過程中聽到班禪大師的談論內容也就相當廣泛。寫唐詩宋詞和傳統名句,班禪大師會談到對傳統文化的理解;寫佛教內容,班禪大師會談及佛教教義、佛學理論。時間一長,班禪大師對佛教、科技、環境、國家、人民、眾生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的各種想法,我知道的越來越多。於是,我就把這些記下來,一點一滴,我對班禪大師的理解慢慢加深了。接着,我又把報刊上有關班禪大師的報道都找到,也進行了研究,班禪大師的形象在我腦中也慢慢越來越豐富。

  但是當時我並沒有想到,這篇文章會斷斷續續寫了兩年。寫寫班禪大師其實也很困難,因為我對佛教、佛學的認識很不夠。常常在動筆後,不知道怎樣表達班禪大師的思想,於是就又停了下來。

  但是想到2015 年是班禪大師坐牀20 周年的時候,我終於下了決心,就把我日常見到的、聽到的、看到的班禪大師記錄下來。刻苦修行、佛學造詣日益精進、文化素養穩步提高、言談舉止莊嚴得體、待人處事謙虛平和、展現出了良好風範的藏傳佛教大活佛,正在滿懷信心地走向世界,這就是我看到的班禪大師。

  我想,儘管我看到的班禪大師並不一定全面,對班禪大師的思想表達得也不一定準確,但是也可以給世人提供一個認識班禪大師的視角。

  想通了這一點,終於動筆寫完初稿,已經是2014 年的九月初。這一天我又到了日喀則。

  在海拔3800 多米的日喀則,這一夜,我睡得很沉,很穩。

  內容摘選

  活佛不只是個名號, 更重要的在於功德

  關於班禪大師的傳説,我聽到過很多。這些傳説大概可以分為兩大部分: 一部分是説班禪大師天具異稟,他身上顯現出的種種靈異,説明他確實就是十世班禪轉世而來;另一部分是説班禪大師的聰明智慧。關於靈異的部分,我多是間接聽來的,也有的見諸過報端。而屬於智慧部分的一些事,有些是聽得比較直接的。

  比如説,班禪大師剛剛被認定為轉世靈童後,到北京來,受到中央主要領導的接見。之前,班禪大師的隨行人員也向班禪大師介紹了有關禮儀事項。可是在會見時,服務人員送上了一塊熱的小毛巾。這下隨行人員有點緊張, 因為沒有人告訴過班禪大師小毛巾的用法。當時才僅僅5歲的班禪大師,坐在領導旁,不慌不忙,先不動毛巾,而是看領導怎麼用。領導很自然地拿起毛巾,因為有點燙,抖了一下才擦臉擦手。班禪大師看得很仔細,於是也拿起毛巾,先抖一下,再擦臉擦手……

  再比如説,到北京後,在學習漢字時,老師從簡單的字教起。一次老師講了“開”字,説這是“開門的開”,班禪大師就寫了一個“關”,説這一定就是“關門的關”。老師問,是學過嗎?班禪大師説,沒學過,但是在電梯裏看到過這兩個字,既然這個是“開”,那個就應該是“關”……

  記得1995 年的年底或1996 年的年初,我在電視上看到了班禪大師的坐牀典禮,沒想到一個來自高原牧區的孩子,在坐牀時,法相莊嚴,雍容大度, 儼然活佛氣象。我當時就驚歎:十世班禪真有了繼承人了!接着,又在電視上看到中央領導接見班禪大師的新聞。班禪大師給領導敬獻哈達,領導彎腰接過,還沒直起腰來的時候,班禪大師的小手就已經伸出來準備握手了,引得領導高興地笑了。

  我當時真的很感動。想到愛國愛教的十世班禪大師有了繼承人,還寫了一首詩:“金霞千道繞菩台,萬朵蓮花映日開。六歲靈童佛氣象,愛國護教又歸來。”(在2009 年我在北京舉辦書法展、2011 年在拉薩辦書法展時,這首詩曾兩次寫出來展出)。

  在和班禪大師聊起這些往事時,我説,班禪大師確實是真正的、註定的活佛,藏傳佛教有這樣的領袖,有這樣的代表人物,真是一種幸運。

  班禪大師笑了,説,其實活佛不只是個名號,更重要的在於功德。

  接着,班禪大師進一步説,宗教領袖,不是起一個名字而得來的,而是要以實際行動弘揚佛法和普度眾生做出貢獻,才能稱之為宗教領袖。

  對此,班禪大師解釋説,弘揚佛法,首先是修行。自己必須在佛學的修行上努力,研究佛法、傳播佛法,並應該有關於佛法的論述著作。而普度眾生,很重要的就是要在護國利民方面做出卓越貢獻。

  對於“護國”,班禪大師説,就是要維護社會的穩定,維護社會的發展。因為只有社會穩定和發展了,人民才有好日子過。境外有些人,對我説社會穩定和發展不理解,説了一些閒話。難道他們在外國就天天鼓動那裏不穩定、在那裏鬧事嗎?要真是那樣,那裏的政府也不會允許他們長期在那裏了。那為什麼我們這裏就不能説維護穩定和發展呢?

  關於利民,班禪大師説,大體是兩個方面,一是物質,一是精神。物質方面,其實和社會發展、社會公平很有關係。精神方面,應該是以佛法教義安慰眾生心靈,使他們達到心身清淨,得到解脱。

  班禪大師又強調説,宗教領袖的稱謂可不是輕易就能得到的,需要在弘揚佛法、護國利民方面做出貢獻。像我的前世,他就是藏傳佛教界的傑出領袖。我也會向這個方向繼續努力。

  我有一次問過班禪大師,金瓶掣籤時,你只有5 歲,當時是什麼樣的想法?

  班禪大師説:當時一下子就感覺很重大的歷史使命落在了我的肩上,沒有別的想法。後來知道了,繼承歷代班禪大師的優良傳統,這是歷史和現實賦予我的重任。其實很早就有人稱呼我是宗教領袖,那不是説我很厲害,主要就是我有班禪的封號而已。而班禪這個封號,就是由於歷代班禪的豐功偉績而得來的,我也將要努力做一個名副其實的歷代班禪的繼承者。

  我其實是很疑惑的。“重大的歷史使命”對於一般的成年人都可能很難承受,更何況是5 歲的高原牧區兒童?

  班禪大師出生于西藏那曲地區嘉黎縣嘉黎鄉一户普通的藏民家庭。嘉黎縣地處那曲地區東南部、唐古拉山與念青唐古拉山之間,平均海拔是4500 米,名副其實的高原、邊遠地區。在被金瓶掣籤認定為是十世班禪轉世靈童真身之前,他一直在這個高原邊遠地區生活。

  但是,他的表現卻又確確實實很不“普通”。

  認定十世班禪轉世靈童的金瓶掣籤儀式是1995 年11 月29 日舉行的。前一天,一些親屬很關心地對班禪大師説,你今天晚上要多多祈禱,祈禱佛祖保佑明天你中籤。班禪大師笑着回答説:“你們不用擔心,明天肯定是我!”

  金瓶掣籤從早上5 點開始,到6 點鐘剃度完成,這一個小時內經歷了他一生中*重大的身份變化。 據很多當時在場的人説,班禪大師當時非常鎮定自若,有位在現場親歷的人士説,他當時感覺班禪大師就是為此而生的。

  從班禪大師以後的表現看,他真的或許就是帶着使命來的。

  為了這一重大的歷史使命,為了能夠真正成為名副其實的活佛,班禪大師已經度過了近20 年的正規嚴謹繁忙辛苦的讀經修法生活。從清晨六點半起牀,拜釋迦牟尼佛像,誦經 ;到上午唸經、學經、辯經,再到下午晚上或學經或學習藏文漢文和現代文化科學知識,每天的安排都很滿。有限的一點休息時間,又常常被一些社會活動佔用。近20 年這樣的生活,會不會也有感到累的時候呢?

  班禪大師説,為了成為名副其實的活佛,對佛教的教義、經文的學習是非常必要的,這也是我使命的需要,我必須很努力地學習,這方面的積極性很高,也不感覺到累。而語文、英語、數學、電腦、科學知識,既是時代的需要,也是我感興趣的。凡是做自己願意去做的事,應該都不會累吧。

  我想,這或許就是孔夫子説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我説,班禪大師的經師、教文化課的老師都誇班禪大師是一個好學生,和班禪大師有較多接觸的工作人員也都説班禪大師的悟性高、學習刻苦,班禪大師學習比別人快,領悟快、記憶快,有的課程,別人要學一年,班禪大師半年就完成了。

  我回憶起2008 年的春節,那是我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聽班禪大師的講話。他沒有稿子,即席侃侃而談。短短几分鐘的講話,講到了國家的進步,講到了56 個民族的團結,講到了發展,講到了自己的學習,更沒有忘記傳統節日的祝福。他思路清晰,口齒清楚,講得很有親和力。這哪裏是一個18 歲的青年能夠達到的水平呢?坐在我旁邊的一位藏族博士生導師當時聽得激動萬分,連聲説:這是真正的班禪大師!這是我們的班禪大師!

  我説,大家都説班禪大師的智慧,真的和別人是不一樣的。

  班禪大師説:我並沒有感覺到有這種情況,我覺得我和別人一樣,而且, 我覺得我做得還遠遠不夠,因為佛教理論就像大海一樣,博大精深,必須依靠頑強的毅力去學習,我必須潛心修行。如果説和別人有不一樣的話,那就是我時刻感覺到我的使命,這使命既是壓力,也是動力。

責任編輯:DN019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