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山文化論壇 王軍:傳統文化視角下的企業文化建設

\
博山文化論壇(攝影:姚勇)

  企業文化的研究對一個企業發展是非常重要的,優秀的企業文化能夠營造良好的企業環境,提高員工的文化素養和道德水準,形成企業發展不可或缺的精神力量和道德規範,對企業的發展產生積極的作用。但是企業文化是有個性的,它與企業本身的狀況、企業所處的環境等息息相關,一種企業文化在一家公司有推動力,在另外公司卻不一定有。雖然企業文化無法複製,但卻是有規律可循的,尤其是在傳統文化的視角下研究企業文化建設對於揭示這一規律有着非常有重要的意義。

  傳統文化對企業文化建立的思考

  一、《易經》中“道與器的關係”對企業文化建立的思考

  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為之器”出自《繫辭.上傳》12章:乾坤其易之藴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是故,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化而裁之謂之變;推而行之謂之通;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這是有記載以來對“事業”最早的解釋了,意思説只有將所做的一切上升到為了天下、為了人民的角度,所做的事情才能稱得上事業,這與《禮記.大同篇》中“老有所終,幼有所養,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目標是異曲同工的。

  對於企業來説“道”指道理、規範、企業文化等,“器”指器具及管理軟、硬件等,依據符合“道”的企業文化與“器”(管理工具、制度)相結合、通過根據實際情況變通進一步推廣應用。採取這麼多措施,最終的目的是舉而措之天下之民,即為人民服務,這才可以稱作事業。這就要求企業在追求利潤滿足企業和員工需求的同時,還要承擔社會責任,創造社會效益。從企業文化建立上講,企業只有站在發展的長遠戰略上,才能將企業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結合,最終以實現社會效益為目標。

  二、佛教中“諸行無常、諸法無我” 對企業文化建立的思考

  “諸行無常”指的是一切有為法,皆生滅變異,不可長往。也就是説世界萬事萬物每一剎那都在變化中。佛教揭示這一永恆發展變化規律,對於企業文化建立來講:企業文化與企業人員及企業的組織結構以及技術發展是密不可分的,按照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萊維特研究:這四個變量是相互依賴的,任何一個變量的變化,都會引起其他一個或多個變量的變化。活下去的企業不一定是最大最強的,但一定是最能適應環境變化的。在移動互聯時代的今天,單一的企業文化建設與人員、組織結構及技術支持不匹配,都不會給企業長久穩定地帶來管理的提升及效率的提高。只有將這種 “諸行無常”的發展觀借鑑到企業文化建設中,才能夠使企業因時而變,因勢而變,以變應變。

  “諸法無我”與前面的“諸行無常”出自出於《大智度論》卷二十二:“通達無礙”者,得佛法印故,通達無礙;如得王印,則無所留難。問曰:何等是佛法印?答曰:佛法印有三種:一者、一切有為法,念念生滅皆無常;二者、一切法無我;三者、寂滅涅槃。 也就是説,三法印即“諸行無常印、諸法無我印、涅槃寂靜印”

  諸法無我是説在一切有為無為的諸法中,無有我的實體;所謂我的存在只是相對的生理和心理幻象。唯有放下我執,方可覓得真我。唯有了知無我,始能與世界和平共處。

  諸行無常是從時間的角度來説的,諸法無我則是從空間的角度來説的,只有無我,才能突破自己,也就是佛法講得“無我利他”“普度眾生”。

  現代市場經濟的條件下,企業之間競爭空前激烈,每天都有許多企業崛起,也每天有許多企業倒閉。每個企業都在致力於擴張實力,應付危機,為了自身的存在和發展奮力拼搏。企業家們有了工廠擔心沒有工人,有了工人擔心沒有訂單,有了訂單又擔心安全質量,有了安全質量保障企業又沒有了利潤,沒有了利潤就保障不了工人工資福利,保障不了工資福利又沒有了工人……。上述問題都解決了,還得考慮國家政策的動向,競爭對手帶來的壓力,企業家們一刻也不得消停,惶惶不可終日者不計其數,生存的危機感使得企業家無時無刻不在算計如何才能戰勝對手,取得成功。

  這些都是從“有我”上做功夫,既不利於企業成本的降低,又不利於企業的長期發展。作為一種企業文化的建立,要以“諸法無我”的精神,突破自己,外部有利於社會大眾,內部形成共同的願望,共同的價值觀。

  如何在傳統文化思想下構建企業文化

  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企業文化的構建首先是一把手工程,文化的建立實際是一種影響,一把手親自参與、親力親為無時無刻不在影響着職工,所以企業文化與領導人的格局素養是息息相關的,因此企業文化的建立是一個自上而下的過程。

  成功的企業文化是一定要得到實踐檢驗的,員工的普遍参與將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員工在参與中的行為、表現又將文化的效果反饋給一把手,使得企業文化形成一個良性循環,所以企業文化又是一個自下而上的反饋過程。

  比如“海爾”總裁張瑞敏經常説的一句話,“永遠戰戰兢兢、永遠如履薄冰”,就是將“諸行無常”這一永恆發展變化規律運用到企業管理中,清醒判斷內外部環境的變化、競爭對手及自己員工的變化,資訊化技術的變化給企業帶來的影響,進而影響到整個海爾人始終保持的創業激情,這就是一個企業文化制定與反饋的良性案例。

  由此,只有從做到上下同欲的企業文化,才會使企業員工有親近感、歸屬感、有執行力;才會實現個人發展與企業發展、社會發展的多贏局面;也只有這樣企業才能在動盪的市場經濟條件下立於不敗之地,實現企業的可持續性發展。

  二、“物有本末時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要求企業文化的構建要先抓主要問題,再抓次要問題,做事情要考慮因果,這是事物的發展規律,也是解決問題的重要原則。這項原則對人的格局及智慧要求極高。多數的企業、乃至國家社會都是從這裏出問題的。

  比如中國封建社會從西漢朝開始大規模在西北地區發展屯田開墾,到了唐朝,按照唐朝的規定,大屯50頃,小屯20 頃計算, 唐代在西北的軍屯面積當在11640-29100頃之間。而其屯田總量要遠遠大於此數。據有人研究, 僅開元年間, 唐代在河西走廊就有屯田49萬畝, 其中涼州有18萬畝,甘州為25萬畝,明朝則更為氾濫,推行獎勵墾荒、移民屯田政策。這項當時恢復和發展經濟的措施, 取得了巨大成效。據研究, 明代在西北之陝西、甘肅、寧夏、青海地區開墾耕地高達40 多萬頃。

  這在當時看來是非常好的一項政策,也作為一種文化傳承了下來,至今還有人研究它的重要意義。而實際是人們在種植過程中得到了充足的資源,同時也對生態環境造成了最初的破壞,如古代中國西北地區的生態就像現在的長江流域一樣,空氣濕潤,植被繁茂,湖泊遍佈。在黃河中上游,“由六盤山以東,直抵山、陝兩省間的黃河谷,其間千數百里,都曾經被稱為沃野,農牧兼宜。……黃土高原上羅列的羣山,那時,這些山上都是鬱鬱葱葱,到處森林被覆。而山上的林區還往往延伸到山下的平川原野。這些茂密的森林間雜着農田和草原,到處呈現一片綠色,覆蓋着廣大的黃土高原。戰國至秦漢時期, 西北地區無論是自然環境條件和氣候條件都要比現在優越得多。如當時的關中平原, 不僅“河湖縱橫,水網密佈”而且擁有豐富的水資源、灌溉條件及温暖濕潤的氣候。

  使得大片森林草原變成了村莊與農田。由於森林草原的減少使得黃河中上游許多地區造成水土流失,地表溝壑縱橫,洪災和乾旱並存,許多土地變成不毛之地。在現在看來當時政府推動製造業發展-屯田,利在當時殃及子孫。這就是不按事物發展規律辦事的一個典型案例,足以引起我們的深思。這也要我們在構建企業文化時,要有高人指點,時時檢查我們的動機,要站在未來看現在,才能打造百年企業乃至像佛教寺院一樣的千年老店。

  三、“自利利他”:這一思想是優秀企業文化構建時的哲學基礎。自利和利他像是企業的兩個輪子,單一“自利”為指導思想的企業,典型的表現就是“利潤最大化”,這類企業在本文第三章“部分企業文化的現狀研究”已經描述過,為了利益不擇手段,雖然可能在某種條件具備下,短期內獲得一些利潤,但是其經營卻如同飲鴆止渴,輕則受到國家政府處罰、輿論的批評甚至企業倒閉,重則受到自然界的懲罰;單一“利他”思想來指導企業,其企業文化看起來是冠冕堂皇的,而實際則是曇花一現,沒有可持續發展的動力,猶如無源之水,枯竭也是必然的。

  我們都知道“自利利他”已成為“京瓷哲學”的基本理念,是稻盛和夫的人生哲學,是京瓷長久發展的根。京瓷五十多年的發展歷史中,持續繁榮,高度成長,步步走向勝利,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次赤字,由此可見“自利利他”的企業文化是京瓷整個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是指引京瓷持續繁榮的經營祕笈。。

  稻盛先生提出自己的口號後,每天下班後,便將員工召集起來,向他們闡述工作、生活的意義,教授做人的哲學。在1974年石油危機的時候,京瓷也沒有因為企業不景氣而解僱一名員工。拿出600多億日元設立“京都獎”,獎勵國內外在尖端科學、基礎研究和思想藝術等三方面有突出成果的人士,創立了“盛和塾”,已培養了超過8000多名塾生,出資50萬美元,設立了中國“稻盛京瓷西部開發獎學基金”包括制訂的“京瓷環保憲章”,這些都是“利他”文化指導下的實際行動。

  自利是企業生存的根本,自利則生,沒有自利,企業便失去了發展的源動力;利他則是企業發展的根本,利他則久,沒有利他的文化支持,企業則失去了生存的源動力”。

  故《佛教遺經》雲,“自利利人,法皆具足。若我久住,更無所益”這是釋迦牟尼佛的臨終囑託,足見“自利利他”是符合世間發展規律的,以此為基礎建立的企業文化是究竟圓滿的。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