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超法師:《圓覺經》當離四種病

\

  善男子,彼善知識所證妙法,應離四病。云何四病?

  此明依法。以答“依何等法”之問。彼善知識對圓覺法門的修證,應離以下四種病,方可依止。什麼是四病?

  一者,作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於本心作種種行,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作得故,説名為病。

  自此以下四節,個別解釋修證圓覺法門的四種病。

  一者,作病:“作”是指起心造作。如果有人説這樣的話:我修種種的法門,要求證圓覺。“彼圓覺性非作得故”,圓覺性不是從修來、作來的。根據本經的説法,覺悟本來具有,並不是去修、去作才有。如果去修、去作才有,就是因緣所作出來的果報。如果覺悟是因緣所作就是生滅法,有生滅的覺悟終歸因生滅而失去覺悟。因此,覺悟絕對不可以是從因緣所作而得到。佛的圓滿覺悟絕對不是從有為法中造作修成無為,佛覺悟的圓覺妙心,不屬於佛,也不屬於眾生,也不屬於因緣而有的生滅法。原來迷惑者所見業果的因緣離合的幻化相,全是覺性的顯現;所以覺悟時,不見迷惑時所見的一切幻化相,只見本來圓覺妙心本無一切相。

  覺悟非作得,但是,成佛是由作而得。成佛所具備的種種功德、跟眾生的殊勝因緣,要成就莊嚴相好、種種國土,那是作出來的。本經中説:彼圓覺性非作得故。修道者以為在迷惑中的各種修行能求得覺悟,如此修行就是作病。

  二者,任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等今者不斷生死,不求涅槃,涅槃生死無起滅念,任彼一切,隨諸法性,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任有故,説名為病。

  二者,任病:此任病與前作病剛好相反。有任病的人認為:“不必斷生死求證涅槃,因為生死流轉和涅槃還滅都不實在,一切就隨因緣,反正因緣到了自然成佛,就如此自動能證圓覺。”然而“彼圓覺性非任有故”,雖然本來圓覺而迷者執取為不覺,執取的行為不會自動隨因緣轉變成不執取。要覺悟佛法必須要有因緣時節,比如修行人證阿羅漢果,必須因緣具足才能夠完成,任隨因緣是無法成就的。

  説到生死的因緣法——十二因緣,是有順生死和逆生死的不同,順生死的因緣必定繼續生死,逆生死的因緣才有機會覺悟。何謂逆生死的因緣?在覺悟時只見心的顯現,在迷時執著所顯現的法,此時你唯有先認識煩惱,然後擺脱煩惱執著的行為。只有擺脱執迷的煩惱才有機會覺悟,你才知道煩惱所見皆非,原來一切就在覺悟中,所以覺悟並非迷惑時的身心所能修出來。比方説,你去看電影,影片中的情節高潮起伏,演員的演藝精湛,使你着迷地全神貫注觀賞電影。看戲着迷時,只要動一念心不想看就可以不看戲了,因為清醒的心不曾消失,也不曾錯亂,雖然心念全部投入在劇情中,隨着情節而情緒波動,心還是清醒的,就是這麼一回事而已。

  凡夫執迷世間有如觀眾執著銀幕上的劇情,期望隨着所執著的劇情轉、轉、轉……轉到覺悟,那是不可能的!唯有看戲的人動個心念,想想劇情以外的事,他才猛然清醒,知道自心本來自在,與劇情無關。圓覺也是一樣,就在迷惑當下,圓覺不曾消失,只是迷者的心不觀察本來清淨無相的圓覺心,卻迷惑以為身心裏有能知的心,是無法自然覺悟的。因此説要證悟圓覺,不可以隨波逐流——任,任其自然的意思。隨波逐流只會讓心繼續執著在身心世界裏轉來轉去,如此是不能覺悟的,是一種病。

  三者,止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今自心永息諸念,得一切性寂然平等,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止合故,説名為病。

  三者,止病:止是停止、消滅的意思。有些人認為:“我今於自心降伏諸妄念,使妄念永息,只要妄念永息,則證得一切法性是寂靜平等,如此就能證圓覺。”佛家把停止妄念的修法稱為止,止並非智慧,所以不能解脱。外道修行人在修行的過程中,覺悟到善念惡念都是生死,於是認為把心念停下來就不落入生死,他不知道斷一切念是有為的造作心,會得到無想報的因果,最終是死後輪迴到無想天,如此修行是不對,這是一種病。圓覺妙心本來就在,不因妄想失去圓覺,降伏諸妄念與圓覺無關,所以説“彼圓覺性非止合故”,修道者把妄念止息並不能夠覺悟。

  四者,滅病:若復有人作如是言:我今永斷一切煩惱,身心畢竟空無所有,何況根、塵虛妄境界?一切永寂,欲求圓覺。彼圓覺性非寂相故,説名為病。

  四者,滅病:如果有人這樣説:“我現在永遠斷除一切煩惱,證悟身心畢竟空無所有,何況是根、塵所生的虛妄境界?一旦證入身心皆空,就一切都寂滅了,如此就能證圓覺。”這是把個人的身心寂滅相當成圓覺。然而“彼圓覺性非寂相故,説名為病”。圓覺中所顯現的萬法,本無生死、本來寂滅,迷者不知反而執取有生滅相,於是尋求出離生死及證入寂滅。認為可以斷生死入寂滅是一種斷滅見,所以是病。

  離四病者,則知清淨。作是觀者,名為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

  此總結。離四種修行人的通病,則圓覺知見清淨。作是觀者,即圓覺性非作得、非任有、非止合、非寂相,名為正觀;如果作他觀者,即以作、任、止、滅來證悟涅槃,名為邪觀。

  善男子,末世眾生欲修行者,應當盡命供養善友,事善知識。彼善知識欲來親近,應斷驕慢,若復遠離,應斷嗔恨。現逆順境,猶如虛空。了知身心畢竟平等,與諸眾生同體無異。如是修行,方入圓覺。

  此明行何等行的問題。末世眾生欲修行者,應當盡命供養善友,事奉善知識。彼善知識想要來親近,應當斷除驕慢心。不要看到善知識有不如自己之處,就生起驕慢心,覺得自己了不起,善知識不行。如果善知識要遠離,應斷除嗔恨心,不要認為善知識對不起我。

  “現逆順境,猶如虛空”,當善知識對你示現順境、逆境時,心應猶如虛空。“了知身心畢竟平等,與諸眾生同體無異”,修行人親近任何善知識的時候,要知道身心畢竟平等,沒有所謂身心與世間的差別,乃至了知一切眾生與己同體無異,因為一切都在覺中,都是圓覺所流露出來。“如是修行,方入圓覺”,這樣的修行,才能夠進入圓覺。

  善男子,末世眾生不得成道,由有無始自他憎愛一切種子,故未解脱。若復有人觀彼怨家,如己父母,心無有二,即除諸病;於諸法中自他、憎愛,亦復如是。

  此明除去何病的問題。末世眾生沒辦法成道,皆由無始對自己、對他人都有憎愛,這一切種種憎愛的種子,“種子”是比喻過去所種下的因。我們從無始以來有很多自他憎愛的病,所以不能解脱。“若復有人觀彼怨家,如己父母,心無有二,即除諸病”,除病就是要除去自他憎愛諸病,必須以平等的心觀人。對待最可憎的怨家,有如對最敬愛的父母,一心平等無有二致,即知此人自他憎愛的種子已斷。觀人如此,觀法也是如此。若以平等心觀法,則生死、涅槃沒有異樣,自他、憎愛亦復平等無異。

  善男子,末世眾生欲求圓覺,應當發心作如是言:“盡於虛空一切眾生,我皆令入究竟圓覺,於圓覺中無取覺者,除彼我人一切諸相。”如是發心,不墮邪見。

  此明云何發心的問題。末世眾生欲依圓覺的道理修行,應當發如是心:“盡於虛空界一切眾生,我都要令他們證入究竟圓覺,而且覺悟到於圓覺中沒有所謂證悟、覺悟者,以此除掉他人、我人一切諸相。”如此發上乘心修菩薩乘,不墮外道及下乘邪見。

責任編輯:王冠

熱聞

  • 圖片
<<>>
22

農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